dds快递:免费快递要来?我想起了当年一夜之间崩盘倒闭的DDS…

董乐器 2021-07-23 02:07:06

dds快递:免费快递要来?我想起了当年一夜之间崩盘倒闭的DDS…

自从老鬼前几天捅破义乌快递市场“价格屠杀”的窗户纸后,整个行业再次将注意力聚焦至浙江中部这个县级小城dds快递。说是“小城”,其实一点都不小,非但不小,还是妥妥的快递重镇。

dds快递:免费快递要来?我想起了当年一夜之间崩盘倒闭的DDS…

以2019年为例,国家邮政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635.2亿件dds快递。其中,金华(义乌)市为60亿件,占比接近10%,在全国快递业务量TOP50的城市里,位列第二,仅次于广州。

dds快递:免费快递要来?我想起了当年一夜之间崩盘倒闭的DDS…

全国每10个快递dds快递,就有一个发自义乌。义乌在各大快递公司营运体系和市场营销中的地位,不言自明。

dds快递:免费快递要来?我想起了当年一夜之间崩盘倒闭的DDS…

“8毛发全国”后,“免费快递”也来了?当“快递8毛发全国”价格风波还没有平息且在发酵的时候,就在这两天,江湖上突然又崩出了另一条石破天惊的消息——有快递网点老板在朋友圈郑重承诺:发快递免费,不要钱。前提是,客户自己亲自把件送过来,然后自己扫描、集包、分拣、打包、装车,再自己开着大车去转运中心排队发掉。

只要满足这几个条件,统统免费!

这个“小道消息”被转发的很多,很多人问老鬼怎么看?是真的还是假的?

对此,老鬼的朋友安德华忍不住直言,这“免费发快递的承诺”明显是一条带有强烈抵触情绪的吐槽。抵触和吐槽的就是当下越来越没有底线的价格战。

在这条“吐槽”信息中,该站点老板实际上明确的指出了一线网点运营中几个必不可少的成本单位:

✦“客户自己亲自把件送过来”背后是取件的人工费和车油费;

✦“自己扫描、集包、分拣、打包、装车”背后是相应的设备投入、人工投入、车辆投入等费用;

✦“自己开着大车去转运中心排队发掉”背后依然是不菲的班车运维费用。

这说明什么?说明在义乌这个地方,在击穿成本的价格大战下,已经有站点真的要撑不下去了。但是面对这种局面,自己又无力反抗,于是就以这样一种近乎自嘲的有条件“免费快递”承诺来吐槽对当下价格乱象的不满。

还记得一夜崩盘的DDS吗?市场从来不排斥价格竞争,但一味地以低价格来抢市场的行为,尤其是目前这种不计成本的行为,带来的伤害性是巨大且不可预测的。

大家还记得当年因为低价抢市,最终在一夜之间就崩盘倒闭的DDS吗?

曾经的明星企业,1997年10月1日起家于深圳,创始人郜伟在创建DDS之前任职深圳邮局速递局总经理,可谓意气风发。经过10年打拼,到2008年的时候,DDS不但在华南站稳脚跟,且一度成为能够与顺丰相角力的快递小霸王。

彼时,恐怕谁都没想到,正值巅峰时期的DDS,会在一年多之后黯然谢幕。2010年1月,DDS在客户的讨债声中猝然倒下,创始人郜伟也因此锒铛入狱。

事后,人们在复盘DDS崩塌的诱因时,众口不一:有人说是因为急速扩张,而且是以自己开设分公司的形式扑向全国,从而导致资金链断裂;有人说是因为代收货款违规操作,为了填补资金断裂造成的财务亏空,不惜违法挪用客户的货款,以致形成恶性循环;还有人说是因为郜伟的管理风格,太过急于求成,致使事与愿违,公司制定的各种优惠政策被业务员利用和钻空,最终酿成大祸。

上述分析都有道理,但在老鬼看来,DDS当年由盛而衰、一夜坍塌的根本原因是其在进军华东市场时采取的近乎疯狂的低价策略。

先给大家普及一个常识背景,DDS进军华东市场是在2009年。当时中国的电商尚处于起步阶段,快递公司的价格要比现在美丽太多——以国家邮政局的统计数据为准,2009年全国快递市场的平均单价为25.75元。

在这样一个价格背景下,DDS攻打华东时的“低价”有多猛呢?以华东地区的同城快递为例,DDS给出的收件价格仅为2元。一时间,“降价降价再降价,打造全国最低价!”的口号响彻整个DDS。

时任星晨急便董事长、宅急送创始人之一陈平对DDS这个“价格策略”的疯狂程度曾做过如下对比:华东地区同城快递的当时的成本最低也得6块钱,2块多的价格还不及成本的三分之一。

DDS的低价策略当然有效,仅用时两个月就开通了江浙沪皖的全境网络,业务量迅速膨胀。殊不知,当这种“自损一千,伤敌八百”的战术发挥到巅峰的时候,也是DDS坠向深渊的开始。

击穿成本的价格虽然快速催大了业务量,却不能带来足够的利润;失去了造血能力后,在财务情况不断恶化的危局下,于是铤而走险挪用货款…直至整个网络失控,轰然倒下。

前人的教训已经足够深刻。那相似的历史为什么还是不断“重演”呢?

有人说,现在的快递已非昔日能比,以目前在义乌打价格战的几大巨头为例,都是上市企业,融资渠道多元,而且多数玩家的现金流也都很充沛,能禁得起折腾。

此话不假,但老鬼想问的是:总部能禁得起折腾,网点和盟商们呢?在看不到任何利润,甚至是持续亏损的情况下,他们还会拿出身家性命陪总部来打仗吗?

安德华有一句话说得非常到位:

“说加盟商是韭菜的命,我们也就认了;说中国快递的加盟模式是‘炮灰模式”我们也没意见。但凡事都得有个度,你不能让大家年年当炮灰。炮灰急了,也是会自燃的。

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

这道理,玩家们都懂。难的是,在面临同样的境地时,掌舵者们理性决策的定力与坚守底线的勇气。

深陷“囚徒困境”的快递玩家:枪响之后,谁是赢家?不管你是否愿意面对,义乌战场的枪声都已打响。问题来了:

当价格战重燃,会不会向全国蔓延?鉴于义乌快递形成的绝对“价格洼地”,在强大的虹吸效应和黄牛运作下,会不会影响甚至扰乱周边地区市场的稳定?

类似的担忧并非没有依据。

根据老鬼接到的爆料,就在义乌快递“8毛钱发全国”的超低价政策出来之后,距离义乌200多公里的温州就开始给市场打“预防针”——相关管理部门发出通知,提醒并要求各快递公司加强协议客户管理与走访,留住客户与资源,若发现电商客户粘贴面单后发义乌,可进行举报或者提供具体线索。

相关部门及时出手“预警”是好事,但具体的收效恐怕不会太理想。且不说黄牛会有各种对策来应对这些政策,单单是快递市场上的玩家们,能够真正配合管理部门打击行动的,估计也是少数。

为什么?先来看一个故事——

有两个嫌疑犯作案后被警察抓住,分别关在不同的屋子里接受审讯。警察知道两人有罪,但缺乏足够的证据。警察告诉每个人:如果两人都抵赖,各判刑1年;如果两人都坦白,各判8年;如果两人中一个坦白而另一个抵赖,坦白的放出去,抵赖的判10年。

于是,每个囚徒都面临两种选择:坦白或抵赖。如果两人都抵赖,各判一年,显然这个结果最好。但实际情况会是什么样的呢?共同抵赖的几乎没有,一个抵赖一个坦白的可能也非常低,大多数囚徒都选择了坦白。

这个故事就是博弈论中著名的“囚徒困境”原型。

在“囚徒困境”中,抵赖实际上就是合作,坦白则意味着出卖。其重要的结论是,人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愿意合作,最后的结果是损人不利己。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知道老鬼想要表达什么了——现在义乌市场上的主力玩家们,可以说集体陷入了这样一种“囚徒困境”。

这是比当年只有DDS一家低价抢市时更难应对的挑战。

如果要摆脱“囚徒困境”,就意味着的玩家必须达成一定的合作,坚守同一个底线,形成一种默契。在这个过程中,只要有一个玩家不遵守这种默契,“囚徒困境”就永远无法摆脱。

合作难,难于上青天。这种深陷“囚徒困境”中的猜忌与不决所带来的压力更让人感到恐惧和难安。就像是被人拿着一把小刀割肉,你能感觉到疼痛,但却无力反抗,而且境遇越来越糟。

如此境遇之下:枪响之后,谁是赢家?这个问题留给大家来讨论。

上一篇:萨克斯笛头:萨克斯笛头的选择和几种常见品牌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