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英雄小姐妹古筝:草原英雄小姐妹的故事是怎样的?

董乐器 2021-07-25 10:20:05

  “草原英雄小姐妹”的40年
  ——写在“草原英雄小姐妹”命名40周年之际
  本刊记者贺文忠
  40年前,“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和玉荣为保护集体的羊群与暴风雪拼死搏斗用热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英雄的赞歌草原英雄小姐妹古筝。
  她们的名字和英雄事迹,从内蒙古草原传遍大江南北,她们的故事被拍成电影、搬上舞台、谱成歌曲、写进课本……40年过去了,当年的小英雄现在也已到了知天命的年龄,她们始终没有离开生育、养育她们的这片草原,她们把自已当作普通人一样,在内蒙古草原默默地奉献着,奋斗着。
  前不久,记者带着童年的记忆专程采访了龙梅和玉荣。
  龙梅:“说实话,当时我们年幼,也想不了那么多,只有一个信念,别让集体的羊丢一只。”
  姐姐龙梅,1970年入伍,转业后曾在达茂旗团委、包头东河区团委、人大工作,现任包头市东河区政协主席。
  在政治上,思想上已经成熟的龙梅向我们回忆了曾经发生在内蒙古达尔罕茂明安草原上惊心动魄的一幕:
  那是1964年2月9日(腊月二十六),正是春节的前夕,塞北草原冰雪严寒的季节,那时我才11岁,妹妹只有9岁,我们俩赶着公社的384只羊在草原上放牧。
  到了中午的时候,天空突然变暗,西北风卷着一场罕见的暴雪向草原袭来,气温立刻降到零下37度,羊群惊恐四散,开始顺着越来越猛烈的西北风狂奔。我和妹妹想,现在只有拢住羊群,跟着羊跑,才能避免它们被暴风雪吞没。于是,我们俩拼命聚拢四散逃命的羊群。其实,我们当时有机会和时间丢下羊群逃命,也能跑回去找阿爸前来援助。
  可是,我和妹妹牢牢记得阿爸平时说的话:“羊是集体的财产,是集体的命根子,一只也不能丢!”就这样,我俩一前一后,不停地奔跑、拦挡。
  天慢慢黑了下来,积雪已经很厚。那时我们真是累极了,零下近40度的严寒,脚步越来越沉重,每前进一步都十分困难。
  羊群还在奔跑,我们也不能停下,就这样一直走到天慢慢亮了,寒风仍然很猛烈,积雪已深达一尺。我们已经跑了30多公里,来到了白云鄂博车站附近。妹妹这时已经耗尽了最后一点点体力,一下晕倒在雪地上。我把妹妹拖到一处避风的大石头旁,聚拢羊群向车站走去,我已经两眼发黑,快坚持不住了。
  正在这时,我们大队到车站送朋友的大爷哈斯朝鲁和他儿子娜仁满都拉最先发现了我,随后又和几位铁路工人一起救了我和妹妹。2月10日下午,我们被送了包钢白云鄂博铁矿医院。
  由于冻伤严重,我失去了左脚拇指;妹妹右腿膝关节以下和左腿踝关节以下做了截肢手术,造成终身残疾。
  但我们放的384只羊,只有3只被冻死,其余都安然无恙。
  我们姐妹俩的事迹其实很普通、很平凡,在牧区像这样的事迹很多,我们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说实话,当时我们年幼,也想不了那么多,只有一个信念,别让集体的羊丢一只。就是这个信念支撑着我们姐妹俩在暴风雪中整整搏斗了一天一夜。
  
  玉荣:“其实英雄也是普通人,英雄只是在人民需要的时候做了一件或几件对人民有利的、也是应该做的事。”
  妹妹玉荣,1976年毕业于内蒙古师范大学,曾在乌兰察布盟团委、教育局、内蒙古残联工作,现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办公厅副主任。
  在接受采访时玉荣看上去比姐姐龙梅更轻松些,她敢想也敢说:
  40年前,我和姐姐龙梅为了保护集体的财产与暴风雪搏斗了一昼夜,被自治区党委命名为“草原英雄小姐妹”。这是党和人民给予我们最高的荣誉,我们的成长更是得到了党和人民无微不至的关怀。
  
  40年来,我们姐妹俩尽管多次调换工作,都能够严格要求自已,不以“名人”自居,从最普通人做起,干一行、爱一行。我们姐妹俩深知,是党和人民才使我们有了今天,是党和人民把我们姐妹俩从一个普通牧民家庭的孩子,培养成一名军人、大学生、民族干部,又都有走上了领导岗位。
  40年来,我们姐妹俩曾多次参加过各种英模会、报告会、先进人物代表会,先后被选为第四届、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姐姐还参加了党的十大,我还参加了共青团的十一大,十二大和中国残联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代表大会,被评为全国“自强”模范。自治区给予我们姐妹的荣誉就更多了,而且不还让我们出国访问,等等。
  面对这么多常人得不到的荣誉和待遇,我们姐妹俩常常扪心自问,我们究竟为党和人民做了什么?我们所做的与党和人民给予的荣誉没有差距?其实英雄也是普通人,英雄只是在人民需要的时候做了一件或几件对人民有利的、也是应该做的事。英雄并不是永远辉煌。
  毛主席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
  ”尽管在市场经济大潮汹涌的今天,在跨世纪的年代里,我们还是要说,毛主席这句话是颠扑不破的真理。40年来,我们就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如果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睡大觉,就会停滞不前,就会倒退。成绩只能说明过去,我们深深懂得,未来是要凭自已的不断努力,只有不断地完善自已,一辈子做有利于人民的事,才能成为一个比较完善的人,也才配得上“英雄”这个称号。
  
  现在有一些社会上青少年整天泡在网吧里,或者沉湎于网络游戏、或者一门心思地追星,看到这种现象我们心里很着急。(说到这里玉荣停顿了一下,笑着问在场的年轻记者小辛:你也是年轻人,我不知道你追不追“星”啊?大家都笑了。)所以,我们姐妹俩有个想法,想在家乡达茂旗建立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去年,我们姐妹俩向国家有关部门申请了“草原英雄小姐妹”注册商标,国家有关部门已经受理了我们的申请。我们想在这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里,把我们的成长经历和从中体会到的坚持文化思想教育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告诉广大青少年,通过这种形式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
  
  当记者询问起注册“草原英雄小姐妹”商标有什么意义时,玉荣告诉记者:现在已经有人在利用我们的名人效应挣钱。如果我们不注册,也许还会有人用“草原英雄小姐妹”的名义生产商品呢,我们要保护好党和人民给予的荣誉,不能让她变质。
  
  草原的骄傲,中华民族的骄傲
  英雄的魅力总是永恒的。不管英雄身上烙上哪个时代的烙印,在他们身上所体现的精神和品格不会因岁月的推移而减弱,更不会因为社会的变化而磨灭她内在的民族精神的光辉。40年来,龙梅和玉荣不以“名人”自居,严格要求自已,从不向组织上提任何要求,在内蒙古草原默默奉献着、奋斗着,玉荣双腿被截肢以后,虽然装上了假肢,一到天热出汗,假肢里的腿都被汗水泡的发白。
  在一个上午的采访时间里,记者两次为玉荣倒水都被婉言谢绝了,她要忍受多少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至于英雄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美丽故事,无论是充满传奇色彩的爱情,还是美满幸福的婚姻家庭,都将成为草原的往事。我们要宣扬的应该是“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一种精神。
  龙梅和玉荣一次又一次走出草原,走向全国各地作报告、谈体会、教育和感染了整整两代人,这种价值恐怕是经济学家也难以计算的。《陪读夫人》的书里讲了一段故事:身居美国的母亲为了让儿子学汉语,讲起了“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事迹,当儿子听到小姐妹为公家的羊被冻成重伤时,他突然发问:“妈妈,她们这样做,国家会付给她们很多钱的,是吗?我们老师说,工作就该有报酬呀。
  ”母亲告诉儿子:最好的奖励是全国小朋友都学习这两个草原英雄小姐妹,这能用钱买得到吗?儿子终于明白了,世界上还有一种工作是不能计算报酬的。
  “草原英雄小姐妹”,是蒙古族的骄傲,是内蒙古草原的骄傲,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时代潮》(2004年第十一期)。
  

上一篇:扩音:双11给老师准备的礼物!MF5扩音器全面评测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