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孔:二次元看Z世代——专访道具师孔孔、芝加哥打字机

董乐器 2021-07-24 18:16:27

孔孔:二次元看Z世代——专访道具师孔孔、芝加哥打字机

孔孔:二次元看Z世代——专访道具师孔孔、芝加哥打字机

道具师芝加哥打字机

孔孔:二次元看Z世代——专访道具师孔孔、芝加哥打字机

孔孔:二次元看Z世代——专访道具师孔孔、芝加哥打字机

孔孔和她制作的铠甲

芝加哥打字机制作的全铁制铠甲——魔兽世界电影暴风城骑士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高宇馨)帅气的铠甲孔孔、酷炫的长剑、当你看到身穿这些重量级装备的coser时。很难不升起一股羡慕和佩服之情。这些装备是从哪来?这就要讲一讲这些炫酷的装备背后的人了,他们就是——道具师。

芝加哥打字机,中国资深道具师,曾耗时两年半,并自学雕刻孔孔、缝纫、打铁等各项技能,只为了百分百还原一套魔兽世界的铠甲。

孔孔,从2003年开始接触Cosplay,并在接下来的这些年一手创办了国内数一数二的服装道具制作工作室——血盟工作室孔孔。她说她享受道具制作的过程,而道具制作也逐渐由爱好变成了她的工作。近些年血盟工作室的口碑越来越好,甚至将地道的“中国制造”卖到了国外。

一个盾牌做124天、坚持全手工定制。他们会担忧自己不够沉淀。会憧憬中国有朝一日能开设道具制作专业。和他们对话的过程当中,能感受到一种匠人精神,他们专注于道具制作,并不断挑战自己,将这件事做到了极致。而处在行业的最前沿的他们,最能清楚的观察到Z世代给这个行业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芝加哥打字机说:“Z世代非常积极的一面就是他促进了整个的文化的多元性。比如说像我以前最开始玩Cosplay那段时间,大家都是只认Cosplay,这是一个小众圈子,一提的话这个范围就只有这些东西。那么Z世代让圈子内容更丰富了。比如说现在出现了JK制服呀、Lolita呀、汉服呀。尤其是汉服,现在很流行,在很多地方都很火。”

汉服的大热,与国漫的兴起息息相关。我们可以看出Z世代更加偏好国风的东西。做为一个极具规模道具定制工作室的领导者,孔孔有话说。“像以前嘛。我们接到的单子做欧美化的东西特别多。之前可能大家喜欢的东西都是偏欧美化,我们做的所有的铠甲呀,道具呀都是欧美风的东西,特别的多。但是最近Z世代消费起来了之后,我们近两年的单子,80%都是国风的,真的是一点不夸张,80%都是国风的内容。我们也就做了好多好多的国风。有一个月,国风的内容做了三十个,不是批量量产,我们做的内容都是全身高端定制的东西,所有都不重样的。”

随着国风盛行,商家委托工作室制作的道具多了起来

而像血盟工作室这样的道具工作室的蓬勃发展,离不开Z世代强大的消费能力。而这也促进了很多商家去进一步迎合他们的需求,间接推动了中国动漫展会发展的多元化。

芝加哥打字机:“我举一个比较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早年动漫游戏这种展会,当时大概只有两个内容吧,一个是cosplay,第二个是收购相对比较多,但是现在的话,漫展有汉服主题的一些东西,有lolita实体店参展等等,各种东西来充实整体的文化产业,让更多人去接触,去融入到里面当中。从展会的角度来说,现在是更丰富,更多元化的。间接带动了很多相关产业的发展。”

而完善的市场形态,无形中增加了中国cos道具制作在海外市场的竞争力。血盟工作室经常接到来自海外的订单。孔孔告诉我们,中国多样化的展会形式,也令无数外国人羡慕不已。

孔孔:“因为现在国外很多都在模仿中国的Cosplay的模式,他们很羡慕中国Cosplay的氛围。因为国外没有,他们顶多有一个漫展,大家一起去,乐呵乐呵就结束了。但是咱们这边有各种不同形式的,有比赛呀、有展会呀、有摄影会等等各种不同的形式,同好有很多的交流方式。国外也很羡慕咱们这种氛围,我的国外朋友,他们来到中国学习相关知识。学习咱们这边的氛围。学习咱们这边的商业模式。”

曾经的小众文化Cosplay,无法被理解。如今已经能被大多数人所接受,一方面是我们的社会逐渐变得更加包容。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当年的爱好者们逐渐长大了,他们让大家意识到,其实, Cosplay可以不仅仅是一个爱好,它更像是一块跳板、一个职业的中转站,很多人因兴趣而加入,并在这个圈子里走出了属于自己的人生路。

芝加哥打字机说:“我们上舞台剧有的编剧、导演或者化妆师,他们其实在各行领域都有自己的正常的渠道发展。就比如说做化妆的话,她们会更延伸的去攻克化妆,去进修,或者说去做特效化妆,来满足电影的需求。那么做编剧和导演,他们会更往剧院这么一个方向去偏,像我们做道具的话,会更偏向一是商家定制,二是会参与很多电影、电视剧的道具制作。你看到很多网上的电视剧的道具,其实有很多都是Cos圈的道具制作师做的。”

孔孔说:“说白了,大家都想爱好不仅仅是爱好,更希望自己的爱好能够变成一种谋生的手段。”

孔孔坦言,当初入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穷,为了节省成本,只能自己摸索着制作。而现在的孩子,基本不再拥有这样的烦恼,随着经济越来越繁荣,社会越来越包容,以及相关产业越来越完善,使得他们拥有更多的资金和方便的渠道,可以买到自己心怡的道具,这也为孔孔带来了一些幸福的烦恼。“现在Cosplay这个圈子,到处都是市场。圈子发展起来了,靠谱的道具师还是很少。每到各大漫展的时候,商家找不到靠谱的道具师,Coser找不到靠谱的道具师。现在市场太大了,真的做不过来。”

孔孔的烦恼反映出一个事实,在现阶段,中国道具制作这个行业出现了人才的断层。一方面国内缺少相关专业。传统Cos道具制造业主要靠自学成才。另一方面,随着近些年来经济一路高歌猛进,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网络购物蓬勃发展,获得道具的渠道,越来越便捷,越来越便宜。Z世代更愿意直接购买,而不是研究如何自己制作。

但是强大的市场总是有它自己的适应方式,芝加哥打字机告诉记者,为了迎合现有的市场需求,业内正逐渐探索如何运用3D打印和流水线加工来缓解制作压力,解放道具师的劳动力,满足庞大的市场需求。

一颗名为热爱的种子最终能开出怎样的花,这个问题并没有标准的答案,但是,一代又一代的中国道具制作人,用他们的行动向我们证明。热爱和坚持,可以创造无数可能。

上一篇:vea:别高兴得太早!吉利沃尔沃共用发动机并非有利无弊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