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樂器埙(古風樂器圖片 )

董乐器 2022-02-23 00:23:21

中國古典樂器

古人在演奏樂器時特別講究氛圍古風樂器埙,必定先焚香沐浴,淨心調神,這與佛教文化似出一源,體現了中國樂器的深邃性和高貴不可亵渎性。

喜歡中國古典樂器,喜歡品賞古典音樂,每每沉浸于那種遠古空靈的境界中而清心寡欲,忘記周遭一切。向來鮮少聽西洋音樂,倒不是因爲西洋樂不夠動聽,總覺少了某種內涵韻味,一種深厚的傳統文化沉澱後的韻味。以爲西洋樂器表現的形式多是通過聽者的感官來引發其思想和情感的體驗,而中國的古樂器則是透過感官直達心底,在心靈深處回旋、激蕩、屢屢不絕,余味無窮。

中國樂器的音色曆來注重個性化,強調不可替代性。凡是在曆史上被淘汰或沒有得到長久傳承或普遍使用的樂器,大都是因爲其音色與其他樂器相似。如瑟因其音色與筝和箜篌相近而幾乎絕迹,排箫因其與洞箫相近而失傳多時。因而好的樂器都有各自的品性特征。

古代戰鼓的節奏誰知道啊。

古代用鼓之高低音和鼓點之疏密來指揮軍隊,作戰時,擊鼓進兵,鳴钲則止,故稱行進爲鼓行。乘敵軍陷入險地時,擊鼓攻擊。

唐代張守節《史記正義》:“兵書雲:‘夫戰,太師吹律,合商則戰勝,軍事張強;角則軍擾多變,失士心;宮則軍和,主卒同心;征則將急數怒,軍士勞;羽則兵弱少威焉。’”

張守節《史記•正義》裏的這段話,翻譯過了就是:

在出兵作戰前,(全軍將士發出一聲怒吼),太師吹響音律,與士兵的聲音進行比較,也就是辨明將士們的這聲怒吼,相當于音律上的哪個音符。如果將士們的聲音相當于“商”音,那麽這一戰必勝無疑,因爲這象征著軍勢強大;如果聲音是“角”,表明士卒離心,軍擾多變;如果聲音是“宮”,則表明上下一心,軍和,團結一致;聲音如果是“征”,表明軍將性急易怒,兵士勞苦;發出的聲音如果是“羽”,則“兵弱少威”。

“六律”(即音律)是萬物的根本,尤其是軍陣戎行。當年周武王出兵討伐商纣王之時,首先“吹律聽聲”,在“音律”中聽出了,從初春到晚冬(一年之中),充滿了殺氣,而且,“音律”中的“宮”音最強。宮音最強,這表明周的軍隊團結一致,上下一心,于是知道了,此戰必勝無疑。

軍中大鼓只有一個,位置在將帥身邊。另外再根據具體情況,爲各個獨立分隊配置一面小鼓(鼙),位置在分隊指揮官身邊,作爲各分隊獨立作戰的指揮信號鼓。漢以後亦名騎鼓。

《玉篇》:瓦爲椌,革爲面,可以擊也。樂書,鼓所以檢樂,爲羣音長。《正韻》:革音之器。伊耆氏造鼓。《禦批曆代通鑒輯覽•卷之一:軒轅氏》:鼓,革音之器,爲群音長。《周禮·地官·鼓人》:掌敎六鼓。《注》六鼓:靁鼓八面,靈鼓六面,路鼓四面,鼖鼓,臯鼓,晉鼓,皆兩面。我國古代八種制造樂器的材料,通常爲金、石、絲、竹、匏、土、革、木八種不同質材所制。《書·舜典》:“叁載,四海遏密八音。” 孔 傳:“八音:金、石、絲、竹、匏、土、革、木。”《周禮·春官·大師》:“皆播之以八音:金、石、土、革、絲、木、匏、竹。”鄭玄注:“金,鍾鎛也;石,磬也;土,埙也;革,鼓鼗也;絲,琴瑟也;木,柷敔也;匏,笙也;竹,管箫也。”《史記·五帝本紀》:“舜曰:‘然。以夔爲典樂,教稚子,直而溫,寬而栗,剛而毋虐,簡而毋傲;詩言意,歌長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能諧,毋相奪倫,神人以和。’”《宋書·謝靈運傳論》:“夫五色相宣,八音協暢,由乎玄黃律呂,各適物宜。” 宋蘇轼《賀韓丞相啓》:“付八音於師曠,孰敢爭能。”《叁字經》:“匏土革,木石金,絲與竹,乃八音。”《周禮·春官·锺師》:“掌鼙鼓缦樂。”《呂氏春秋·古樂》:“ 有倕作爲鼙鼓鍾磬。”《六韬·兵徵》:“金铎之聲揚以清,鼙鼓之聲宛以鳴。”《漢書·史丹傳》:“或置鼙鼓殿下,天子自臨軒檻上,隤銅丸以擿鼓,聲中嚴鼓之節。”晉 陸機 《演連珠》之叁六:“臣聞柷敔希聲,以諧金石之和;鼙鼓疏擊,以節繁弦之契。”唐 白居易 《長恨歌》:“ 漁陽 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清 王韬 《瀛壖雜志》:“拔發騎龍望斾旌,經年鼙鼓未休兵。”陳毅 《寄耿星同志》詩:“黑 非 獨立驚鼙鼓,數行韻語報平安。”鼙鼓:也指代軍隊或者戰爭。清代著名詩人黃遵憲曾任駐日使館參贊,他寫的《櫻花歌》:承平以來二百年,不聞鼙鼓聞管弦。呼作花王齊下拜,至誇神國尊如天。芙蓉毒霧海漫漫,我自閉關眠不動。一朝槍舶炮聲來,驚破看花衆人夢。《新唐書·康承訓傳》:“帝遣中人 康道隱 宣慰 徐州 , 勳 郊迎,旗铠矛戟亘叁十裏,使騎鳴鼙角,聲動山谷。”《周禮·夏官·大司馬》:“鼓行,鳴镯,車徒皆行。”《史記·淮陰侯列傳》:“平旦, 信 建大將之旗鼓,鼓行出 井陉口 。”唐 高適 《李雲南征蠻詩》:“鼓行天海外,轉戰蠻夷中。”鄧慕韓 《史堅如事略》:“吾欲收 廣東 爲根據地,鼓行 湘 鄂 ,直討 幽 燕 。”前蜀 貫休 《送鄭使君》詩:“讴謠合合千門樂,鼙角雄雄一閣雷。”《禮記·樂記》:“君子聽鼓鼙之聲,則思將帥之臣。”。一鼓作氣,再而衰;叁而竭。——《左傳·莊公十年》《舊唐書·郭子儀傳》:“ 子儀遣六軍兵馬使張知節、烏崇福、羽林軍使長孫全緒等將兵萬人爲前鋒,營於韓公堆 ,盛張旗幟,鼓鞞震山谷。” 清 恽敬 《答伊揚州書》之二:“是猶毀鼎彜而鑄刀劍,舍琴瑟而聽鼓鼙。”中國鼓的來曆中國鼓可能是我們民族樂器中最古老、曆史最悠久的成員了。這種擊樂器在遠古時候是以陶爲框,故稱陶鼓或上鼓,往後,它既有蒙皮(獸皮,蟒皮),也有用銅鑄成的銅鼓。銅鼓由“釜”發展而成,自春秋時期至清末均有鑄造。原系統治權力的象征,擊之,用以號召部衆進行戰爭,並作爲祭祀、賞賜、進貢的重器。銅鼓上鑄有許多遠古時代的文字,圖形、符咒以及史實形象,如今苗、瑤、侗、壯、水、布依等兄弟民族還在使用它,銅鼓不僅是一種樂器,而且還是一種珍貴的曆史文物。

關于中國鼓的名稱也有一定來曆,據《易經》的解釋,因其聲如同春雷,具有喚醒萬物蘇建的意義,所以定名日“鼓”。中國鼓的種類可能是世界上最多的,古代有建鼓、臬鼓、晉鼓,搏附、懷鼓、鼗鼓、腰鼓、梆鼓、鼓、羯鼓、以及著名的鼙鼓等等。此外,古時指揮打仗的叫戰鼓,還有作報時的戒晨鼓、報信的警鼓、告狀的登聞鼓、田間的播秧鼓和說唱用的書鼓、漁鼓、八角鼓,戲曲武場用的單皮鼓,民樂隊中的定音排鼓等等。在節Ft中我們常見的主要有大鼓、盆鼓、堂鼓、腰鼓、鈴鼓以及維吾爾族的手鼓,苗族的銅鼓、瑤族的長鼓、壯族的蜂鼓、佤族的木鼓與竹鼓、傣族的象腳鼓等,鼓在古代還因等級而異,如王執路鼓、侯執贲鼓、軍將執晉鼓、師帥執提鼓、旅師執鼙鼓。古代的鼓,其作用現已鮮爲人知。現舉幾種有代表性的簡釋如下:

建鼓:在孔廟中作典禮用,鼓腰爲方孔,以柱貫其中,柱上施華蓋。

臬鼓;古代作勞動、征戰開始(或結束)時用,鼓身長一丈二尺。

搏鼓:形狀似小鼓,鼓中填以糠等,在樂隊演奏時手拍擊節奏。

懷鼓:直徑約20公分,兩面蒙皮,置于兩腳問用一竹箸敲擊。

梆鼓:古代戲曲中的主要擊樂器,以木爲體,蒙牛皮,用兩竹箸敲擊。

羯鼓:南北朝經西域傳人內地,其形如漆桶,用兩棒擊之,盛行于唐開元、天寶年間。

由《周易》“鼓之舞之以盡神”的記述可知,早在商周時代不僅出現了原始的鼓舞形式,而且鼓與舞相結合的樂舞形式,已成爲鼓舞、激勵人們團結奮進的精神力量。

原始社會,人們敲擊石器給舞蹈助興;進入陶器時代後,人們能用陶土燒制成“土鼓”,並用蒉草制成鼓槌來敲打,如《禮記.明堂位》:“土鼓蒉桴葦草,伊耆氏之樂也。”之後,土鼓、葦笛等樂器和歌舞結合則是古代的“樂”,即歌、舞、樂叁者融于一體的樂舞雛型。進入周代,土鼓已用于國家的各種祭祀與禮儀,按《周禮》的規定:“凡國祈年于田祖,吹豳雅,擊土鼓,以東田鈞。國祭蠟則吹豳頌,擊土鼓,以息老物”(“豳”字是古代的地名,今陝西彬縣、旬邑縣一帶,爲農耕民族、漢族先民及農耕文化的發祥之地),說明在祈求豐年和年終祭蠟中,都用鼓舞取悅神靈。

周代是農耕文化高度發展的時期,國家專門建立了管理鼓樂的機構,設置了名爲“鼓人”的官職,並制定了一套鼓樂的制度。《周禮》“鼓人,掌教六鼓四金之音聲,以節聲樂以和軍旅,以正田役”,從此鼓舞更加規範的用于各種祭祀、軍事、勞作及其他活動中。由土鼓發展爲用陶土或原木制成鼓腔,蒙上獸皮鼓面制成“革鼓”,則是鼓與鼓舞的又一次飛躍,還和當時對自然現象的崇拜與巫術觀念有關。人們把天上雷霆的轟鳴、春天氣候的溫馨、萬物生長的動態、音聲等,都融會于“鼓”這一實物與概念之中,認爲鼓具有非凡的神力,鼓聲像雷聲一樣可以引來雨水,滋潤農作物生長。所以《易.系辭》有“鼓之以雷霆”之說;《風俗通義》釋義:“鼓者,郭也,春分之音也。萬物郭皮甲而出,故謂之鼓”,《說文解字》釋意也相同。

古文中,郭同廓,有擴張、延伸與成長等意,因此,鼓也就成爲農耕民族的精神力量,激發著人們從事辛勤的農事勞動。神話與傳說中也有許多鼓的記述,如《山海經.大荒東經》:“東海中有流波山,入海七千裏。其上有獸,狀如牛,蒼身而無角,一足,出入水則必風雨,其光如日月,其聲如雷,其名曰夔。黃帝得之,以其皮爲鼓,橛以雷獸之骨,聲聞百裏,以威天下。”夔是獨腳如龍的怪獸,雷獸即雷神,用這種獸之獸皮、獸骨制成革鼓與鼓槌,其聲音和威力自然是無可比擬的。源于人、神、獸叁者不分的神話時代關于鼓的傳說,在農耕民族心目中加深了鼓的神秘色彩。

在鼓的形制上,北方多用大鼓,南方多用小型的花鼓。表演時鼓可持手中、可挎系腰間、或系于胸前,乃至頭頂、肩上、腋下、膝前等處,都可以系鼓。打法上,可一人一鼓,一人多鼓,最多者達十面,並表現各種人物形象。如山西晉南“萬榮花鼓”,藝人輕松地敲打身上的十面小鼓,作各種精彩表演。北京“花钹大鼓”由數名兒童持小钹對打起舞,十幾名肩挎大鼓的青壯年揮棒擊鼓爲之伴奏。钹聲、鼓聲,交織共鳴,相得益彰。河南遂平《大銅器》是十多件大小鑼、鼓、铙、镲配合敲打起舞,氣勢非凡,還能通過抑揚頓挫的樂音和舞者的神情動態表現一定內容。如表演“孫悟空大鬧天空”,當擊铙揮舞至高潮時,數名持铙者同時將十幾面十多斤重的大铙抛向高空,又同時接住,其精湛的技藝,爲人們贊歎不已。

《周禮》中“六鼓四金”一詞,所表達的雖是叁千年前周代的鼓樂形式,但它和今日中國各民族的鼓舞,卻有著一定的源流關系。按《周禮》規定:“六鼓”的鼓名與用途是:雷鼓、鼓神祀,靈鼓、鼓社祭,路鼓、鼓鬼飨,fen鼓、鼓軍事,gao鼓、鼓役事,晉鼓、鼓金奏。“四金”是:以金綽和鼓,以金錨節鼓,以金饒止鼓,以金铎通鼓。這些古字、古義雖難讀、難懂,又屬于古代舞蹈史的研究範疇,但可以幫助我們對今日鼓舞源流的探索。如山東“鼓子秧歌”每年開 演前要先到土地廟前表演鼓舞以祭社,要沿途撒香包、小米、紙錢。此 風習就有“鼓祭社”“鼓鬼飨”的古俗遺意。土鼓是鼓的起源,革鼓與鼓舞代表黃河流域農耕文化的類型,中國西南出現的銅鼓與銅鼓舞有長江流域楚文化的色彩,用整段樹幹挖空制成木鼓與木鼓舞是原始農耕文化的遺存。

在遠古時代,正如《左傳·成公十叁年》所謂“國之大事,在祀與戎”。戰爭是非常重大的事情。鼓聲成爲指揮軍隊或溝通情報的重要手段。《易經·師》:“師出以律”。甲骨文資料中有“師唯律用”。“律”即鼓之音調和頻率。《史記·律書》:“王者制事立法,物度軌則,壹秉于六律。六律爲萬事根本焉。其于兵械尤所重,故雲望敵知吉凶,聞聲效勝負,百王不易之道也。”這裏說的“聲”即“鼓聲”。《詩經·小雅·采芑》:“征人伐鼓”。在古代傳說中,黃帝曾經用夔的皮制作鼓,“聲聞五百裏”。黃帝打敗蚩尤後召開部落聯盟大會,“合符釜山”,統一兵符和量器,並“作爲清角。”此舉與舜“同律度量衡”性質相同。當文字誕生之際,這些古人耳熟能詳的故事,便自然成爲文字創作的素材,並具有了非如此表示不可的必然性。

古代戰爭得以取勝,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指揮等當。而最有效的指揮工具就是全天候的戰鼓。《吳越春秋·勾踐伐吳外傳》載:越王勾踐欲伐吳,與八大夫謀畫。大夫臬如曰:“審聲則可戰,審于聲音,以別清濁。”勾踐“乃坐露壇之上,列鼓而鳴之,軍成行陣。即斬有罪者叁人,以徇于軍。令曰:不從吾令者,如斯矣。……有司、將軍大徇軍中,曰:隊各自令其部,部各自令其士:歸而不歸,處而不處,進而不進,退而不退,左而不左,右而不右,不如令者,斬。……越王陰使左、右軍與吳望戰,以大鼓相聞,潛伏其私卒六千人,銜枚不鼓攻吳,吳師大敗。”

戰鼓之音的作用有二:首先是統一衆人的行爲。《墨子·號令》:“屯陳,恒外、衢、術、街皆爲樓。高臨裏中,樓一鼓。即有物故,鼓。吏至而止。夜以火指鼓所;”“卒有驚事,中軍疾擊鼓者叁,城上、道路、裏中、巷街皆無得行,行者斬;”“昏鼓鼓十,諸門亭皆閉之;”《備梯》:“令贲士主將皆聽城鼓之音而出,又聽城鼓之音而入”;其次是互通情報。《墨子·備城門》:“寇在城下,聞鼓音,燔苣,複鼓;”《號令》:“寇至,樓鼓五。有周鼓雜小鼓而應之;”《旗幟》:(左軍、右軍、中軍)“各一鼓,中軍一叁,每鼓叁十擊之。諸有鼓之吏,謹以次應之。當應鼓而不應,不當應而應鼓,主者斬。”

古代戰鼓之聲之所以具有權威,是因爲它與賞賜特別是刑罰密切聯系。諸葛亮《將苑·重型》:“吳起曰:鼓鼙金铎所以威耳,旗幟所以威目,禁令刑罰所以威心。”金鼓旗幟之所以具有權威,原因就在于有刑罰做後盾。戰爭的銷煙和取勝時的歡呼,早已沒了蹤迹。但戰爭所締造的禁令刑罰,卻在先民叩響文明大門之際,扮演了無情而激進的角色。

古代的戰鼓之所以具有權威,還因爲它本身就帶有神聖性。《抱樸子》:“雷,天之鼓也。”《禦覽》十叁引《河圖帝通紀》:“雷,天地之鼓。”《說文解字》:“鼓,郭也。春分之音,萬物郭皮甲而出,故謂之鼓。”《周禮·考工記·韋軍人》:“卂冒鼓,必以啓蜇之日。”注:“蜇蟲始聞雷聲而動,鼓所取象也。冒,蒙鼓以革。”周清泉指出:“在驚蜇之日冒鼓,是本于原始巫術意識,欲人所作的鼓與始震的雷行神秘的互滲,鼓取象于雷,雷字所從的畾,也取象于鼓,是雷即鼓,鼓亦雷。”《周禮·地官·鼓人》:“以雷鼓鼓神祀,以靈鼓鼓社祭,以路鼓鼓鬼享,以贲鼓鼓軍事,以臯鼓鼓役事,以晉鼓鼓金奏。”可見,周禮之六鼓,涉及祭祀、軍事、賦役、音樂諸領域,而祭祀居其半。實際上,鼓充當了司祭、司寇、司徒、司樂等指揮的角色。其中的軍鼓,因戰前對神祈宣誓,並且殺牲以塗鼓,便更具有神聖之威嚴。

古代的戰鼓或許像編鍾一樣是一組或一套的。最古老的戰鼓名字叫“臯陶”,而最古老的法官和司寇也叫“臯陶”,這也許不是簡單的巧合。《竹書紀年》:“咎陶作刑”;《風俗通義》:“咎陶谟,虞始造律”;《急就篇》說:“臯陶造獄法律存”;《後漢書·張敏傳》:“臯陶造法律”;《路史·後紀·少昊》:“立犴獄,造科律,……是臯陶”。可證,臯陶與律有著某種聯系。姑且稱其爲“臯陶造律”。這些戰鼓是由不同長度、直徑的鼓木蒙以獸皮而制成的。古時已有專門制作鼓的工匠。鼓的規格不同,擊打時發出的聲調和傳播的距離也不同。《周禮·冬官·考工記》載:“鼓大而短,則其聲疾而短聞;鼓小而長,則其聲舒而遠聞。”《周禮·春官·大師》說:“大師執同律以聽軍聲而诏吉凶”。這裏說的“同律”即事先約定好的鼓點兒---鼓聲的高低和頻率。“彭”字,《說文解字》:“鼓聲也”。該字字義與其說是鼓聲,不如說是鼓之節奏。這也正是“ ”字的本義。這種鼓點兒就是指揮軍隊行動的號令,具有極大權威,任何人不得違反。否則將受到嚴懲。這些內容在古代戰前的誓詞中並不少見。如《尚書·甘誓》:“用命,賞于祖;弗用命,戮于社”。戰鼓臯陶的權威兼而受到刑官臯陶的拱衛。而臯陶則由于嚴明賞罰而被後人歌頌:《詩經·魯頌·泮水》:“矯矯虎臣,在泮獻馘。淑問如臯陶,在泮獻囚”。 獻即谳,獻聝、獻囚,即核實戰功依令賞賜之義。至此,古代的“律”字便由擊鼓者演變成戰鼓,進而演變成戰鼓發出的聲音,即軍令、軍紀。

黃河戰鼓始于明萬曆25年(公元1598年),明、清時代最盛。把戰爭的准備階段、戰爭的開始、謀略的應用、戰爭中場地的反複爭奪、戰士在戰場上刀光劍影拼命的肉搏撕殺,直至最終戰勝敵人,把一個活生生的戰鬥場面用鼓槌濃縮于陣陣的鼓聲之中。後來,至冷兵器衰退、槍炮的使用,戰鼓活動停止。隨著社火的發展,娛樂的需要,鼓作爲娛樂器具被應用,鼓譜仍沿用古代戰鼓的打法。黃河戰鼓是四龍民間傳統文化活動表現的一種形式,用鼓槌猛烈打擊戰鼓,利用鼓聲宣刻古代宏大雄偉的古代冷兵器戰爭場面。黃河戰鼓共分爲叁章八節二十二環,其鼓點節奏感威武感、整齊感、震撼感都比較強烈。第一章:出兵。分爲叁個大沖鋒,每個大沖鋒要打出叁個小沖鋒及九個環節。以鼓鑼钹的緩慢停頓爲一個沖鋒,以鼓鑼钹的第瞬間即停爲第一個章節。第二章:殲滅。分爲叁個沖鋒,九個環節,鼓、鑼、钹突然齊打劈荊斬棘的點子,進行沖鋒。在打法上應用一鼓作氣的鼓點,緊急有力,一氣呵成爲秋分掃落葉,以突然的鼓邊收槌猛停的打法爲勢如破竹。第叁章:凱旋。分爲二大節四小節,每大環兩小節。黃河戰鼓以叨喳子的形勢口傳到今,有五百年的曆史。黃河戰鼓的嚴密性、技巧性、配合性、應變性和打鼓的基本功都有要領,熟練的喳子功和耳音是黃河戰鼓的關鍵。

上一篇:樂器字體(如何將oppoa37字體改換成韓文?
下一篇:鑼鼓全套樂器圖片(山東臨沂樂器行有淮海鑼鼓嗎?價位是多少?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