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街樂器(七十二泉的名字各是什麽?

董乐器 2022-02-23 02:57:22

  ⊙七十二名泉⊙

  曆史上關于濟南七十二名泉的記載共有叁處芙蓉街樂器:(1)元代至元年間于欽《齊乘》轉述的金代《名泉碑》;(2)明代崇祯年間劉敕《曆乘》載晏璧作于明永樂年間的《濟南七十二泉詩》;(3)民國初年《續修曆城縣志》所載郝植恭作于清同治十叁年(1874年)的《濟南七十二泉記》。叁處記載的七十二泉均不盡相同。

  一、《齊乘》轉述金代《名泉碑》

  曆下名泉有:曰金線、趵突東。曰皇華、曰柳絮、曰臥牛、金線東。曰東高、曰漱玉、金線南。曰無憂、曰石灣、趵突南。曰酒泉、曰湛露、無憂西。曰滿井、曰北煮糠、趵突北。曰北珍珠、白雲樓前。曰散水、曰溪亭、北珍珠東。曰濯纓、北珍珠西。曰灰泉、濯纓西北。曰知魚、灰泉東南。曰朱砂、灰泉西,府城內灰泉最大,自北珍珠以下皆彙于此,周回廣數畝,當是大明湖之源也。曰劉氏、北珍珠西北。曰雲樓、劉氏南。曰登州、曰望水、萬竹園內。曰洗缽、登州東北。曰淺井、曰馬跑、洗缽西南。曰舜泉、舜祠下。曰香泉、舜泉西。曰�泉、舜泉南。曰杜康、南舜廟。曰金虎、曰黑虎、李承務巷。曰東蜜脂、金虎西南。曰西蜜脂、東蜜脂西。曰孝感、孝感坊內。曰玉環、同知巷前,今憲衙街。曰羅姑、塌行〔竹〕街東。曰混沙、曰灰池、城西南角場下。曰南珍珠、鐵佛巷東。曰芙蓉、姜家亭前。曰滴水、又名清泉,西務北。曰灰灣、曰懸清、城西五龍堂東。曰雙桃、城西丁字街北。曰溫泉、城西石橋北城下。曰汝泉、神童寺內。曰龍門、一名龍泉,神童寺東。曰染池、龍門東。曰懸泉、中宮東。曰都泉、中宮東南。曰柳泉、曰車泉、中宮東遠東莊。曰煮糟、四裏山南。曰爐泉、南山下。曰白虎、曰甘露、大佛山。曰林汲、佛峪內。曰白泉、王舍店北。曰金沙、曰白龍、龍洞山中。曰花泉、張馬泊。曰獨孤、靈岩寺。曰醴泉、黉堂嶺北。曰漿水、盤水鎮東南。曰南煮糠、●山窩北。曰苦苣、柳鋪東。曰熨鬥、黎〔梨〕峪門家莊。曰鹿泉、石固寨。曰龍居,長城嶺西。合趵突、百脈,總七十二。

  --《齊乘》卷二・大明湖,清乾隆刻本

  注:于欽(1284~1333),字思容,山東益都人。元代地理學家,兼工詩文,“以文雅擅名當時”。官至兵部侍郎。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年間曾任山東東西道肅政廉訪使司照磨,晚年任益都田賦總官。著有《齊乘》等。

  二、明代晏璧《濟南七十二泉詩》

  《濟南七十二泉詩》序

  〔明〕晏璧

  有此天地,即有此山川。山爲地之形勢,水爲地之脈絡,皆扶輿清淑之氣所鍾,和順積中,英華發外。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孟子》曰“源泉混混”,喻道體也。文人才子,適興而詠歌之者宜哉。且濟南爲譚子國,附庸于齊。南距泰山百余裏。郡東南叁十裏爲龍洞,岩穴外阻,而中�徑路,鬥折而蛇行。多怪石幽泉,能出雲氣,作雷雨。泉脈環城內外,凡七十有二:曰趵突、曰玉環、曰珍珠、曰漱玉、曰醴泉、曰甘露、曰金線、曰蜜脂、曰白龍、曰黑虎、曰芙蓉、曰柳絮、曰金沙、曰白公、曰孝感、曰無憂、曰洗缽、曰濯纓……虞舜耕于曆山,故濟南以曆城名邑。有虞舜祠,東坡先生書歐陽文忠公舜泉詩刻于石。予永樂二年,持憲節來濟南,休沐之暇,與大夫君子升高眺遠。凝眸而挹山色,洗耳以聽泉流。绮绾繡錯,黛蓄膏�,誠中州之奇觀也。抑天造而地設,豈人力所能爲哉?昔柳子厚嘗記柳、永二州山水,怪造物者不爲之于中州,而列于夷狄,使千萬年不得一售其技,是固勞而無用于神者。今濟南環城不一舍許,而七十二泉獻秀呈奇,是造物者爲之于中州,使千百年不得一售其技,亦勞而無用于神者。予故取而詠之,惜無柳子之才,足以發揚山水之勝。詩成,濟南太守太原楊有溶請锓梓以傳,且賀曰:斯泉也,閱古今而不能售,詩而詠之,是泉之遭也。予遂書之,以附郡志雲。

  題《七十二泉詩》後序

  〔明〕濟南知府楊渙

  孔子曰:仁者樂山,知者樂水;仁者靜,知者動。故仁知之君子必有取于山水者焉。夫樂之得于心,而動靜各極其妙也。古人之樂山水者,多矣!獨唐柳宗元以罪谪永州,後移于柳,雖遭�辱,而好爲山水之遊,凡二州之清勝,無不遊焉,無不記述。故曆千百年之久,讀柳子之文,知二州山水之勝也。夫天下之佳山水多矣,而柳、永二州獨藉柳子以名聞,非山水之幸也。予聞濟南多佳山水,若岱嶽之尊,天下共知之;而七十二泉之勝,或聞其概而未悉。山東佥憲晏公,負能詩之名而樂濟南山水之勝,取山東七十二泉次第以詠之。所謂咳唾珠玑,令人隽永不暇置。予忝是邦,用繡諸梓,庶斯泉爲不朽雲。

  趵突泉

  渴馬崖前水滿川,江心泉迸蕊珠圓。濟南七十泉流乳,趵突獨稱第一泉。

  金線泉

  水紋浮綠影搖金,倒挽銀河百尺深。中有錦魚叁十六,碧波蕩漾任浮流。

  杜康泉

  甘泉一脈舜祠下,此地千年說杜君。不是重華常嗜酒,幾卮聊借解南熏。

  朱公泉

  陶公已泛五湖船,尚有芳名寄此泉。營繞柏窗風日永,濟南別有一山川。

  白公泉

  白公當日浚清渠,可灌秋田十頃余。千載齊民沾地利,離離禾黍秀郊墟。

  舜泉

  巍巍舜廟曆城南,中有清泉味極甘。流出迎祥仙館去,汪汪千頃泛波瀾。

  濯纓泉

  石罅流泉可濯纓,●無斧鑿自天成。一清疑挽銀河水,應歎滄浪浪得名。

  甘露泉

  盤谷清泉一派長,味甘卻似飲天漿。何須沆瀣分仙掌,滴滴斟來透骨涼。

  獨孤泉

  天麻山北水盈渠,山水流傳姓獨孤。藥嶺茏蔥含紫翠,清流豈受俗塵汙。

  湛露泉

  泉如湛露味甘香,�入叁焦齒頰涼。通樂古園饒爽氣,厭厭夜飲醉無妨。

  雙女泉

  二妃厘降有虞城,城下流泉冽且清。麥壟黍田資潤澤,田公擊壤樂升平。

  羅姑泉

  阿姑遺迹渺煙蘿,嬴得流泉尚姓羅。陵谷變遷無限感,至今于越慕曹娥。

  孝感泉

  齊城孝子格天心,井湧清泉冽且深。躍鯉臥冰非好異,流傳勝事到于今。

  玉環泉

  泉脈盤回似玉環,天留勝地在人間。溫泉曾被楊妃辱,故引清流到曆山。

  南漱玉泉

  南泉漱玉派匡廬,應是雲門瀑布余。月照波心清可鑒,豈無湘女解瓊琚。

  北漱玉泉

  泉流北澗瀑飛瓊,靜日如聞漱玉聲。纖手掬來清徹骨,高人宜爾濯塵纓。

  南珍珠泉

  神林南面有流泉,流出明珠顆顆圓。一脈清冷猶合浦,月明老蚌吐深淵。

  北珍珠泉

  白雲樓下水溶溶,滴滴泉珠映日紅。淵客泣來無覓處,恐隨流水入龍宮。

  南甘露泉

  佛頂巍巍青插天,滴來甘露化流泉。南風六月爲霖雨,遠借恩波溉井田。

  龍門泉

  西望龍門海藏通,香泉一脈透齊東。桃花浪暖春叁月,�化鵬程九萬風。

  白龍泉

  白龍已逐白雲飛,鱗甲時時漾綠漪。月白風清天似水,一泓元是化龍池。

  黑虎泉

  石蟠水府色蒼蒼,深處渾如黑虎藏。半夜朔風吹石裂,一聲清嘯月無光。

  黑龍泉

  澄潭萬頃碧如油,泉水流來石洞幽。夜半龍歸雲霧黑,散爲膏雨澤齊州。

  鹿跑泉

  泉聲清似鹿呦呦,逝者如斯日夜流。靈囿料應非宿昔,蘼蕪杜若滿滄州。

  芙蓉泉

  �華紫翠削芙蓉,山下流泉石澗通。朵朵紅妝照清水,秋江寂寞起西風。

  雙桃泉

  前度劉郎不再來,泉頭幾見碧桃開。昨宵忽夢叁偷客,滿泛瑤池阿母杯。

  柳絮泉

  金線池邊楊柳青,泉分石窦曉泠泠。東風叁月飄香絮,一夜隨波化綠萍。

  柳泉

  杏花開遍柳垂絲,柳下清泉漾碧漪。莫折柔條留系馬,綠陰深處聽黃鹂。

  胡桃泉

  胡桃結實晝偏長,樹下清泉帶露香。曾過武陵溪上路,落花流水逐漁郎。

  莴苣泉

  泉名莴苣一河清,萬事鹹由清苦成。寤寐不忘冰蘖操,菜根咬得見高情。

  金沙泉

  白龍泉畔有金沙,清水紅蓮勝若耶。一脈直通雲漢路,豈無仙客泛靈槎。

  白花泉

  石泉流出白花浮,喜傍禅林似虎丘。好悟西來空色意,世間萬世等浮漚。

  灰池泉

  黑風翻海撼蓬萊,吹遍昆明幾劫灰。欲溯水源窮不盡,流來曆下淨纖埃。

  登州泉

  文登一脈透譚城,澄徹全無蜃氣腥。安得雪堂蘇學士,朗吟萬竹濯清冷。

  王氏溪亭泉

  魚池西北水涓涓,王氏溪亭尚翼然。溪上槐陰清晝永,憑欄徙倚聽鳴蟬。

  賢清泉

  中州文物重譚城,故以賢清易水名。安得箪瓢顔氏子,秋風來此濯塵纓。

  東臯泉

  金線南泉折向東,猶如江漢遠朝宗。方池半畝源流活,難覓魚龍變化蹤。

  清水泉

  灏氣浮空秋水清,水天一色月華明。滄浪孺子高歌處,一濯塵纓得此名。

  醴泉

  九成曾刻醴泉名,曆下泉如竹葉清。山水之間有真樂,何須留連醉翁亭。

  酒泉

  酒星炯炯映青天,地下方知有酒泉。一酌飲來甘若醴,相逢誰是酒中仙。

  東蜜脂泉

  清泉流出碧漣漪,脈貫東西號蜜脂。說著到頭辛苦處,誰知滋味美如饴。

  西蜜脂泉

  西池泉味比東強,何必天寒割蜜房。莫道脂甘能悅口,試將一飲勝天漿。

  洗缽泉

  淺井東邊有冽泉,山僧洗缽是何年。泉中流出伊蒲馔,參透叁生石上禅。

  香泉

  虞帝祠前春草芳,石池漾漾碧泉香。源頭活水恩波遠,萬頃坡田擺柳黃。

  散水泉

  珠泉東向水萦回,蕩漾漣漪去複來。時有濯纓佳客至,方池如鑒絕纖埃。

  明水泉

  清泉一派接銀河,寶鑒同明水不波。步繞方池閑顧影,須眉散作百東坡。

  皇華泉

  金線池東湧碧泉,皇華使節耀齊川。聖恩浩蕩寬如海,散作甘霖遍八埏。

  無憂泉

  檻泉西畔漱清流,酌水能消萬斛愁。白叟黃童爭擊壤,春來有事向東疇。

  滿井泉

  川流不息井泉盈,明秀亭前脈脈清。應是夜來春雨急,水高叁尺小池平。

  淺井泉

  齊城淺井不滿尺,一掬能令塵慮消。日暮兒童汲瓶處,芭蕉葉上雨蕭蕭。

  石灣泉

  石灣池接檻泉南,湧出清流味更甘。旋汲井花烹石鼎,�華秋淨暮煙涵。

  臥牛泉

  昔聞陶墓有牛眠,今見齊州溢井泉。千載曆山遺勝迹,秋風禾黍滿虞田。

  龍居泉

  東望扶桑海岱連,澄潭月冷水涓涓。釣竿一拂珊瑚樹,驚起潭心龍夜眠。

  馬跑泉

  馬蹄踏破迸飛泉,流出齊城淺水邊。八駿曾聞馳八極,百年幾見海成田。

  魚池泉

  姜家亭畔水漣漪,無數金鱗逐浪吹。只恐桃花春浪暖,龍門一躍化天池。

  知魚池泉

  譚城淺水似濠梁,有客觀魚慕老莊。無餌無鈎閑罷釣,倦眠莎草映斜陽。

  溫泉

  太真偏愛浴華清,溫潤何如曆下城。玉韫昆山何借潤,不勞薪�與煎烹。

  懸珠泉

  泉脈如懸禾米珠,源頭活水世間無。洞深恐有骊龍臥,吐出香涎下�湖。

  都泉

  遙望中宮廿裏余,清泉都彙�山湖。齊城大旱作霖雨,一滴能�萬物枯。

  漿水泉

  泉流乳窦比瓊漿,入口渾疑透骨涼。若比醍醐滋味異,較他馬潼更甘香。

  白泉

  槐庭秋水色泓澄,體孕金天玉雪清。月夜看來疑素練,纖塵不染勝瑤瓊。

  南煮糠泉

  泉通趵突水琳琅,濁世還能掃秕糠。地位清高隔塵土,琪花瑤草四時芳。

  北煮糠泉

  趵突西隅作石棚,泉名糟粕待煎烹。一掬可清無塵滓,何是當年玷濁名。

  望水泉

  萬竹園中景趣幽,雙泉一脈望登州。碧梧百尺棲丹鳳,雪浪千堆戲白鷗。

  熨鬥泉

  泉如熨鬥氣溫溫,龍洞分來第一源。欲識坎離交媾意,請參道德五千言。

  染池泉

  柳子當年記染溪,別分一派出東齊。憶從濯錦江邊過,風漾晴瀾五色迷。

  車泉

  漢家聞有七香車,曆下車泉●可嘉。金井辘轳聲軋軋,夕陽芳草噪寒鴉。

  懸泉

  百尺流泉石上懸,龍歸洞口散晴煙。曾從五老觀飛瀑,倒挽銀河落九天。

  灰泉

  珍泉西北帶煙埃,亂石堆中蝕翠苔。何日塵襟淨蠲滌,源頭尋路覓天台。

  混沙泉

  曾迎宰相築新堤,泉石清佳似壤西。亦有元戎乘小隊,時時問柳到幽棲。

  劉氏泉

  泉名劉氏果何人,千載風流數伯倫。天産釀泉清可掬,松花滿泛●頭春。

  道士泉

  北渚南山碾石渦,寒泉迸湧寺東坡。種桃道士知何處,偏愛靈泉種得多。

  --《曆乘》卷十七・文苑,1959年中國書店影印明崇祯刻本

  注:(1)晏璧(生卒年不詳),字彥文,廬陵(今江西省吉安市)人。明永樂二年(1404年)任山東按察司佥事。“以詩名于時”。此《濟南七十二泉詩》,即作于在濟南任職期間。詩後序作者楊渙,字有溶,山西太原人,時任濟南知府,即晏璧詩序中所稱“濟南太守太原楊有溶”。

  (2)晏璧《七十二泉詩》不同于金《名泉碑》的泉池有13處:金《名泉碑》所載的朱砂泉、雲樓泉、鑒泉、金虎泉、灰灣泉、汝泉、煮糟泉、爐泉、白虎泉、林汲泉、花泉、鹿泉、百脈泉未收,新收錄了朱公泉、白公泉、雙女泉、北漱玉泉、南甘露泉、黑龍泉、鹿跑泉、胡桃泉、白花泉、明水泉、魚池泉、懸珠泉、道士泉。另外,有6處名稱不同,即金《名泉碑》中的漱玉泉、溪亭泉、知魚泉、滴水泉、懸清泉、苦苣泉,分別稱爲南漱玉泉、王氏溪亭泉、知魚池泉、清水泉、賢清泉、莴苣泉;有2處名雖同而地址實異,金《名泉碑》的獨孤泉、醴泉,分別遠在長清靈岩寺和章丘黉堂嶺,而晏璧《七十二泉詩》則改在曆城天麻嶺、康王山。

  叁、清代郝植恭《濟南七十二泉記》

  濟南七十二泉記

  〔清〕郝植恭

  客有談七十二泉者,不能舉其目。予來濟南十年,亦茫無以答。予鄉全�叁適宰曆城,因從乞得縣志,爲之搜討排輯,作《七十二泉記》。

  濟水伏流地中,經曆下溢而出者,遍地皆泉。其稱名者蓋七十二焉。七十二泉,趵突爲大。趵突在城西南呂祖祠,叁窟並發,浪花高數尺,跳躍唐突,若有激使然者,故名曰趵突。城內則珍珠爲大,在明德藩故宮,今巡撫署西偏,平地湧泉,參差錯落,如瀉萬斛之珠,故名曰珍珠。都泉,在中宮,爲岱北諸泉之總都聚也,水之所聚曰都。白泉,出紙坊北,方十畝,中有大泉,間數刻一發,聲如隱雷,以其多白沙也,故名曰白泉。曰響泉,以其聲也。曰懸泉,以其形也。曰溫泉、曰冷泉,以其性也。曰朱砂、曰胭脂,以其色也。可以染,曰染池;可以汲,曰林汲,以其用也。泉有取象于天者:曰白雲,如雲之英英也;曰甘露,如露之滴滴也。泉有以地名者:曰當道,橫去路也;曰龍門,出洞口也;曰溪亭,占園林之勝也;曰菩薩,出菩薩岩下也。泉有以人名者:曰舜泉,曆山之遺迹在焉;曰杜康,世傳杜康嘗以此釀酒;曰孝感,孝子事親水遠,感而出泉;曰雙忠,則以祠而名之也;曰賢清,一名叁娘子灣,蓋以叁娘子而得名也;曰獨孤、曰窦姑、曰羅姑,泉從乎姓也。泉有以動物名者:曰馬跑,如馬之奔也;曰鹿趵〔跑〕,如鹿之逐也;曰白龍,如白龍之出峽也;曰騰蛟,如蛟之得雲雨而飛騰也;曰虎,虎嘯風生也;曰金虎、曰黑虎、曰白虎,則又以其色而別之也。泉有以植物名者:曰花,花紋蕩漾也;曰草,水草交萦也;曰芙蓉,明以豔也;曰莴苣,寒以苦也;曰黃華,淡而彌永也;曰柳絮,水沫紛翻,如絮飛舞也;曰雙桃,夾岸桃花,如桃源仙境也。泉有以用物名者:纓之濯也,清如;缽之洗也,蠲如;曰鑒者,澤如;曰爐者,沸如;曰南叵羅者,斟如;曰槍杆者,其流直如;曰玉環者,兩泉並出,其形環如也。泉有以食物名者:曰試茶,茗之瀹也;曰煮糟,�之啜也;曰漿水,米汁之傾也;曰醴,酒之甘也;曰蜜脂,中邊皆甜也。泉有以樂器名者:曰琴,流水之調也;曰琵琶,浔陽之舊曲也。泉有以珍寶名者:曰懸珠,珠之懸也;曰漱玉,玉之漱也;曰金沙,淘沙而金可揀也。泉有得名于釋氏者:曰印度,初禅之地;曰錫杖,將飛之候也。泉有得名于女工者:曰金線,波紋之細;田麻披,縷縷之不絕也。至于灰之澄也,曰灰池;井之滿也,曰淺井;天倒影而如鏡也,曰天鏡;水懸流而如簾也,曰水簾;曰湧騰也;曰團圓也;曰避暑,清涼界也;曰無憂,歡喜境也;曰冰冰,凝陰之所結也;曰●,蓋取《爾雅・釋水》之義也。凡此爲七十二泉。後人于五龍潭潭西得泉,題曰七十叁泉,則以無名而名者也。無名而名,故不在此數。

  --《漱六山房文集》卷七,光緒四年刻本

  注:(1)郝植恭(1832~1885),字夢堯,順天叁河(今河北薊縣)人。曾任山東夏津、堂邑知縣、臨清知州、萊州知府。同治二年(1863年)、十二年(1873年)和光緒元年(1875年),叁爲同考官,來濟任事。善詩文,著有《漱六山房文集》、《詩集》。此《濟南七十二泉記》作于同治十叁年(1874年)。文前小序所雲“全�叁”,即全士�,字�叁,順天涿州人,時(1874年)任曆城縣知縣。

  (2)郝植恭《七十二泉記》不同于金《名泉碑》的泉池有27處,不同于明晏璧《七十二泉詩》的泉池有33處。其中,金《名泉碑》所列的臥牛泉、東高泉、石灣泉、酒泉、湛露泉、滿井泉、北煮糠泉、散水泉、灰泉、知魚泉、劉氏泉、登州泉、望水泉、香泉、東蜜脂泉、混沙泉、南珍珠泉、滴水泉、灰灣泉、汝泉、柳泉、車泉、南煮糠泉、熨鬥泉、鹿泉、龍居泉、百脈泉,明《七十二泉詩》所增添的朱公泉、白公泉、雙女泉、北漱玉泉、南甘露泉、黑龍泉、胡桃泉、白花泉、明水泉、道士泉,均未收載,而新收錄了響泉、冷泉、胭脂泉、當道泉、菩薩泉、雙忠泉、窦姑泉、騰蛟泉、虎泉、草泉、南叵羅泉、槍杆泉、試茶泉、琴泉、琵琶泉、印度泉、錫杖泉、麻披泉、水簾泉、湧騰泉、團圓泉、避暑泉、冰冰泉、●泉等24處泉池。另外,將明《七十二泉詩》中的魚池泉,以天鏡泉相稱。

世人常以七十二名泉,描述古城濟南泉水之多。七十二泉的說法始于700年前。金代有人立《名泉碑》,列舉了濟南72個名泉。此後,便有濟南七十二泉之說。元代于欽纂《齊乘》,書中把72泉的名字、位置轉錄了下來。文載:曆下名泉有:曰金錢,趵突東。曰皇華、曰柳絮、曰臥牛,金線東。曰東高、曰漱玉,金線南。曰無憂、曰石灣,趵突南。曰酒泉、曰湛露,無憂西。曰滿井、曰北煮糠,趵突北。曰北珍珠,白雲樓前。曰散水、曰溪亭,北珍珠東。曰濯纓,北珍珠西。曰灰泉,濯纓西北。曰知魚,灰泉東南。曰朱砂,灰泉西。府城內灰泉最大,自北珍珠以下皆彙于此,周圍廣數畝,當是大明湖之源也。曰劉氏,北珍珠西北。曰雲樓,劉氏南。曰登州、曰望水,萬竹園內。曰洗缽,登州東北。曰淺井、曰馬跑,洗缽西南。日舜泉,舜祠下。曰香泉,舜泉西。曰鑒泉,舜泉南。曰杜康,南舜廟。曰金虎、曰黑虎,李承務巷。曰東蜜脂,金虎西南。曰西蜜脂、東蜜脂西。曰孝感,孝感坊內。曰玉環,同知巷前,今縣衙內。曰羅姑,塌竹巷東。曰混沙、曰灰池,城西南角場下。曰南珍珠,鐵佛巷東。曰芙蓉,姜家亭前。曰滴水,又名清泉,西務北。曰灰灣、曰懸清,城西五龍堂東。曰雙桃,城西丁子街北。曰溫泉,城西石橋北城下。曰汝泉,神通寺內。曰龍門,一名龍泉,神通寺東。曰染池,龍門東。曰懸泉,中宮東。曰都泉,中宮東南。曰柳泉、曰車泉,中宮東遠東莊。曰煮糟,四裏山南。曰爐泉,南山下。曰白虎,曰甘露,大佛山。曰林汲,佛峪內。曰白泉,王舍店北。曰金沙,曰白龍,龍洞山中。曰花泉,張馬泊。曰獨孤,靈岩寺。曰醴泉, 黃堂嶺北。曰漿水,盤龍鎮東南。曰南煮糠,(蟲加葛)山窩北。曰苦苣,柳埠東。曰熨鬥,梨峪門家莊。曰鹿泉,石固寨。曰龍居,長城嶺西。合趵突、百脈,總七十二。 明代,山東按察司佥事、詩人晏壁作《濟南七十二泉詩》,對72泉,逐一吟詠。詩中有13個泉名不同于《名泉碑》,新收錄了朱公泉、白公泉、雙女泉、北漱玉泉、南甘露泉、黑龍泉、鹿跑泉、胡桃泉、白花泉、明水泉、魚池泉、懸珠泉、道士泉。《名泉碑》中的朱砂、雲樓、鑒泉、金虎、灰灣、汝泉、煮糟、爐泉、白虎、林汲、花泉、鹿泉、百脈等13個名泉未詠錄。《名泉碑》中的漱玉、溪亭、知魚、滴水、懸清、苦苣6泉,也分別改爲南漱玉泉、王氏溪亭泉、知魚池泉、清水泉、賢清泉、莴苣泉。另外《名泉碑》中的獨孤泉、醴泉,也由長清靈岩和章丘黃堂嶺改到了曆城天麻嶺和康王山醴泉寺(又名四合寺)。 清代,在濟南任(同考官)職的文人郝植恭作《濟南七十二泉記》中,又記有72個名泉,文中又新記錄了響泉、冷泉、胭脂泉、當道泉、菩薩泉、雙忠泉、窦姑泉、騰蚊泉、虎泉、草泉、南叵羅泉、槍杆泉、試茶泉、琴泉、琵琶泉、印泉、錫杖泉、麻披泉、天鏡泉、水簾泉、湧騰泉、團圓泉、避暑泉、冰冰泉、(叁點水加楚)泉,計25處名泉。《名泉碑》和《濟南七十泉詩》中的36處泉未收記。綜上所述,曆史上關于七十二名泉的記載共有3處,所列名泉達110個之多。 濟南泉水實際數遠不只這些,曆代濟南七十二泉,和“七十二行”,“七十二變”一樣,是泛指數量多的意思。 曆盡滄桑,志書轉錄七十二泉的名稱、位置及所處地名,都有許多變化。尋蹤查訪看到金代《名泉碑》中所列名泉,目前尚存和雖被填埋但能辨明位置的有60處。它們的分布情況是:的突泉公園的趵突、金線、皇華、臥牛、漱玉、柳絮、馬跑、淺井、洗缽、混沙、無憂、滿井、石灣、湛露、酒泉、東高、望水、登州、北煮糠(杜康);環城公園的黑虎、金虎、南珍珠;五龍潭公園的灰灣、(古)溫泉、東蜜脂、懸(賢)清;珍珠泉賓館內的北珍珠、散水、溪亭。坤順橋南的灰池泉,王府池子街的濯纓、灰泉、知魚泉,芙蓉街69號的芙蓉泉,省府前街玉環泉,舜井街舜泉(井),西更道4號雲樓泉,趵突泉北路22號孝感泉,共青團路45呈西蜜脂泉,南門大街南首的(古)鑒泉(改爲人工泉)。曆城區港溝鎮滴水泉、柳埠鎮苦苣泉、都泉、熨鬥泉,龍居泉,十六裏河鎮鹿泉,錦繡川鄉柳泉、車泉,王舍人鎮白泉、花泉。章丘市明水鎮百脈泉,長白山黃堂嶺北醴泉。長清縣靈岩寺孤泉(今名袈裟泉)。曆下區姚家鎮漿水泉。開元寺甘露泉(一說大佛寺甘露泉)。龍洞風景區金沙泉、白龍泉、林汲泉。 被填埋尚能確認位置可望修複的有王府地西側朱砂泉,曲水亭南首河邊的劉氏泉,舜園西側(古)杜康泉。金代《名泉碑》中的香泉、雙桃泉、羅姑泉皆被埋于樓房下。懸泉、染池泉、龍門泉融彙于水庫中。白虎泉尚待進一步查尋。汝泉、煮糟、爐泉、南煮糠泉,多經查訪,未見蹤迹。 明代《濟南七十二泉詩》中的鹿跑泉在曆城區柳埠鎮鹿寶泉村,白花泉在十六裏河鎮白花泉村。 清代《濟南七十二泉記》中的天鏡泉在五龍潭公園內,琵琶泉在環城公園,(叁點水加楚)泉在珍珠泉賓館院內,騰蛟泉在王府池子街北首街旁。窦姑泉(今稱鬥母泉)在曆城區十六裏河鎮鬥母泉村。槍杆、試茶、琴泉、錫杖、水簾、冰冰、避暑諸泉,都在曆城區柳埠鎮境內。 這就是說,曆史上曾被列爲72名泉的110處泉,目前查到的有70處左右。一處處名泉,曆經千百年曆史,存留至今,展示著泉城特有風貌,寄寓著泉城人民世世代代愛泉、保泉、珍惜曆史遺産的心願和功績,將有效地啓迪當代人增強“泉城”意識,把泉城建設得更美好。

上一篇:凱裏樂器店(麥凱裏注冊過商標嗎?還有哪些分類可以注冊?
下一篇:音樂制作配樂器(音樂制作需要各種樂器 )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