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董乐器 2021-07-23 10:08:04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原创文章金斯伯格钢琴,欢迎阅读,抄袭洗稿必究)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文|诸神的恩宠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3月8日,黄奕在个人社交平台晒出自己的健身照,同时配文:“我是妇女我光荣金斯伯格钢琴!”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这条微博金斯伯格钢琴,很快就登上了热搜,也让无数女同胞感到振奋和骄傲。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如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女性,通过自身努力,实现了经济独立和精神独立,她们各行各业都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而半个多世纪前,女性的地位远不如今天。在世界范围内,女性地位之所有翻天覆地的巨变,有一个人功不可没。她就是美国人鲁斯·巴德·金斯伯格。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金斯伯格身高1.52米,体重约90斤。就是这个干瘪的老太太,却成为美国女性心中的超级英雄。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2020年9月18日,她在家中安详离世,享年87岁。她去世后,连白宫为她降下半旗。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那么,金斯伯格是个怎样的人?她为何会如此受女性爱戴呢?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一、母亲的训诫是她一生的座右铭‍1933年,金斯伯格生于纽约市的一个贫困家庭。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她的父母是德裔犹太人,他们没有读过大学,却想方设法为女儿创造学习条件。

金斯伯格钢琴:金斯伯格: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把脚从女人脖子上挪开

母亲严厉而慈爱,非常重视教育,她对金斯伯格的影响很大。每天放学回家后,金斯伯格都要雷打不动地做两件事:写作业、练钢琴。在母亲的教导下,她一直是班上的尖子生。

当然了,作为孩童,她也有顽皮的一面。她最爱干的事,是爬上车库屋顶跳来跳去,像男孩一样疯玩。

金斯伯格17岁那一年,母亲被查出癌症晚期。她高中毕业典礼前一天,母亲因病去世。母亲死后,留给了她一笔钱。这笔钱,足以支付她的大学学费。但是,好强的金斯伯格却把钱全给了父亲。原来,她已经为自己争取到了奖学金。

母亲在世时,曾送给金斯伯格两条训诫:一,成为淑女。也就是,做人要理性,不要被负面情绪左右。二,保持独立。未来,无论她的婚姻是否美满,都要学会独立生活。

母亲的这两条训诫,后来成为金斯伯格一生的座右铭。

二、在大学校园遇到灵魂伴侣‍五十年代,康奈尔大学的男女学生比例是4:1。即便对女性如此苛刻,高中毕业后,金斯伯格还是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康泰尔大学法学系。不久,她就遇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马丁。

在那个封建保守的年代,男性看女性,常以貌与人,却很少关注女性的才华。马丁却和其他男性不同,他被金斯伯格的博学多才深深吸引,对她很是欣赏。与此同时,金斯伯格也对马丁产生了强烈好感。

多年后,金斯伯格对记者说:“马丁有着难以想象的美好之处。她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关注我的学识的男孩。”

马丁和金斯伯格的性格完全不同。前者活泼开朗,后者文静内敛。一开始,人们都不看好他们的恋情。谁也没想到,他们一牵手,就是一辈子。

从康奈尔大学毕业时, 金斯伯格考了全班第一。毕业后不久,她便与马丁结婚了。婚后,她的日子平淡而幸福。

1957年,金斯伯格和马丁一起考入哈佛大学法学院。哈佛大学的男女学生比例,竟比康奈尔大学更夸张。那一年,500名新生中,仅有9名女生。金斯伯格便是其中之一。

在大学里,因为绝大部分都是男生,女生的地位就显得相当尴尬。为了尽快融入环境,有些女生会藏起自己的聪明才智,故意装得愚笨一点。

这一切,金斯伯格看在眼中,悲在心头。

更让她气愤的是,在校期间发生的诸多小事,让她明显感到有性别歧视。比如,课堂上,老师几乎从不提问女生;去校图书馆查阅资料时,门房告诉她,她不能进去,因为她是女性。

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法学院院长举办晚宴时,故意带着挑衅的语气问女生们,她们是用什么方法占了男生的名额,考上哈佛法学院的。这些事情,伤害性不大,侮辱性却极强,让金斯伯格倍感屈辱,这也为她后来从事平权事业埋下伏笔。

那几年,金斯伯格白天要上课,晚上要照顾孩子,忙得晕头转向。屋漏偏逢连夜雨,马丁这时又患上癌症。为了伺候马丁,金斯伯格每天只睡两个小时。不管生活多累,她都能咬牙挺坚持下去。最终,在她的悉心照料下,马丁战胜了癌症,恢复了健康。

在校期间,金斯伯格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快毕业时,她以实习生身份去了《哈佛法律评论》报社工作。要知道,在当时,这是很高的荣誉。500名学生中,只有排名前25名的学生,才有资格去那里实习。金斯伯格能去那里,连她的男同学们都羡慕不已。

然而,人无完人,再优秀的人,也有自己的短板。

金斯伯格也有短处。由于她常年把精力都放在了学习和工作上,她的烹饪手艺始终没有提高。以至于,多年后她的儿女对记者说,“妈妈做的饭太难吃,后来一直是爸爸在烧饭。”

三、为推动男女平等做出巨大贡献‍七十年代,美国法律里,有几百条歧视女性的条款。

比如,男性是一家之主,男性决定家庭住址,女性只能无条件服从;一旦女雇员怀孕,雇主可以随时解雇她们;女性想向银行贷款,必须要有丈夫的签名才可以,等等。

当时,一般的公司和机构都不给女性提供职位。即便金斯伯格如此优秀,工作机会也少之又少。那些老板拒绝她的理由,无一例外都是:你是女性,我们这里没有适合你的工作。

无奈之下,金斯伯格只好另谋出路。幸运的是,1963年,她被罗格斯大学聘为法学教授。在学校,金斯伯格特意给学生开设了一门新课——《性别与法律》。

从那时起,她开始把研究重心放在了性别歧视案件上。在她看来,男女平等是社会毒瘤。不铲除这个毒瘤,女性永远都无法翻身。此后,男女平等成为她终生奋斗的方向。

在罗格斯大学任教十年间,她参加了很多推进男女平等的工作,她的社会影响力也日益扩大。七十年代,她与朋友共同创办了《女权法律报》,这是全美第一份关于妇女权益问题的法律杂志。 是在这段时期,她的身影开始出现在美国高院。

她一共在高院辩护了6宗争取女权的案件,其中5宗获胜。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作为律师,金斯伯格为美国女性做了哪些实事。

在美国,男空军每人都享受一笔住房补贴费用。一名女空军发现,就因为自己是女性,所以她无法得到这笔补贴;

一位男士的妻子去世后,为了养活孩子,他向当地福利机构申请家庭补贴。对方却告诉他,这笔费用叫“母亲补贴”,他是男性,不能申领;

某公司里,一名女性发现,和她做着同样工作的男性,却拿着比她高出40%的薪水,她又生气又无奈。

金斯伯格一直认为,再小的个体,也应被倾听和尊重。接手这些案件后,她拼尽全力,为这些弱势群体打赢了官司。这些案件,在美国引发轰动,让大众第一次意识到,男女平等竟然如此重要。男女不平等,损害的不仅是女性权益,也是男性权益。

鉴于金斯伯格为平权事业作出的巨大贡献,1981年,她被推举为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官。在这个职位上,她一干就是13年。

1993年8月,金斯伯格成为全美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此后,她在这一职位上兢兢业业工作了27年。有记者问她,准备什么时候退休。她答道,自己从未想过退休,只要还有一口气,她就永远不会停止工作。

四、女性不会忘记她进入新世纪后,在美国人心中,金斯伯格像维护正义的超人一样,是英雄。很多美国人都说:“正因为有金斯伯格的存在,我们才知道法律真的能保护我们。”

去年九月,金斯伯格与世长辞。消息传来,连仇视她的政敌都说:“她是一位了不起的女性,有着了不起的一生。”

的确,在任何一个社会,女性都是不可忽视的力量。金斯伯格一生都在为男女平等事业奋斗,她为美国女性做出的贡献,也间接提升了全球女性的福利和地位。

金斯伯格曾说:“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男人们把他们的脚从我们的脖子上挪开。” 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她没有走,她永远活在所有女性心中。

(完)

作者介绍:诸神的恩宠,写作者,多平台签约作者。本文为原创文章,抄袭或洗稿必究。

上一篇:萨克斯笛头:「迷你崔音乐」介绍几款萨友们普遍比较认可的金属笛头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