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不思:蒙古琵琶火不思:万里之外,不见关山的寂寞岁月

董乐器 2021-07-16 18:23:19

火不思,是蒙古族最典型的弹拨乐器,其外形与琵琶极其相似,然而和直项琵琶火不思、曲项琵琶这类琵琶的分类不同,火不思却似乎是一件蒙古族的专属乐器,那么其来历究竟和琵琶有何关联呢?

火不思:蒙古琵琶火不思:万里之外,不见关山的寂寞岁月

“枇把本出于胡中,马上所鼓也”,这几乎是所有历史文献中对于这件乐器的最核心记载,然而这样的说法往往出乎大多数读者的意料,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中其三曾经写道火不思:“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从这句诗来看,似乎这琵琶与胡人,本应是不相干的两种事物,那么为什么杜甫要这样写呢?

火不思:蒙古琵琶火不思:万里之外,不见关山的寂寞岁月

实际上火不思,这源自于一件脍炙人口的历史事件:昭君出塞。

火不思:蒙古琵琶火不思:万里之外,不见关山的寂寞岁月

火不思:蒙古琵琶火不思:万里之外,不见关山的寂寞岁月

一、昭君出塞与火不思相传,王昭君原位汉元帝宫中宫女,公元前54年,汉元帝为了拉拢呼韩邪单于,选宫中女子以公主身份出嫁。而昭君自告奋勇,自此远离中原,嫁至匈奴为“宁胡阏氏”。 《后汉书》曾载:“时呼韩邪来朝,帝敕以宫女五人赐之。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乃请掖庭令求行。呼韩邪临辞大会,帝召五女以示之。昭君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景徘徊,竦动左右。帝见大惊,意欲留之,而难于失信,遂与匈奴”。

火不思:蒙古琵琶火不思:万里之外,不见关山的寂寞岁月

在历史上,这一事件也成了汉朝与匈奴关系缓和的重要历史节点,而昭君出塞也成了后世人所歌颂的伟大事迹。

火不思:蒙古琵琶火不思:万里之外,不见关山的寂寞岁月

然而,故事却并不在此时结束,唐董思恭《奉诚昭君》诗云:“琵琶马上弹,行路曲中难。汉国明妃去,啼哭到阴山。”自此,琵琶与明妃王昭君结下了不解之缘。然而这时我们所说的蒙古琵琶,并非如今在国内常见的那种样式,如今的这种其实应该是直项琵琶及曲项琵琶逐渐演化而来的产物。

而王昭君当时所持琵琶,还没有后世的这些变种,其样式更为简单,而音色也略有区别。在宋俞琰所著的《席上腐谈》中,还曾经提到过此次和亲中的一个细节:“王昭君琵琶坏,使胡重造,而其形小。昭君笑曰:浑不似。今讹为胡拨四。”从浑不似到火不思,这种讹传可能才是这一乐器名称的真正由来。

这件轶事的背后,所隐藏的其实昭君出塞最凄凉的暗喻:连自己最后可以用来思念家乡的东西都变了模样,在此之后,真的还有机会重新回到家乡么?若此时为真,那么昭君用“浑不似”这样的名字来为自己的乐器命名,其中的绝望和孤寂,是从未感受过此等心境的人所不能了解的。

事实上,在此之后,王昭君也的确再未能回到大汉,在其夫呼韩邪单于死后,其子继位,而根据匈奴习俗,父亲去世,其子将继承其除了生身母亲外的所有妻妾,而这对于王昭君这位生于大汉的女子来说自然是无法接受之事,她因此曾经向汉元帝写信求告,这便是著名的《王嫱报汉元帝书》。然而此时的汉元帝却丝毫不念及其远嫁匈奴之功,对此事置之不理,一代佳人王昭君也因此老死匈奴,仅留下一座孤坟为后人所纪念。而唯一成为永恒纪念的,可能就是那支被其摩挲了无数遍的“火不思”。

二、火不思的发展然而这样的传说,除了前文提到的《席上腐谈》以外,其实并无太多史料的支持。因此,大多数的史学家,仍然坚持认为火不思的来历,应该追溯至元朝。还有一些人认为,火不思其实是突厥语的音译,因此其最有可能是由唐代的突厥人所制作。无论怎样,其形状上和琵琶的类似是毋庸置疑的。

根据《元史·礼乐志》记载,“火不思,制如琵琶,直颈,无品,有小槽,圆腹如半瓶,以皮为面,四弦皮絣,同一孤柱。”相比于琵琶而言,火不思的形状并无太大的区别,只不过现在的琵琶大多为曲颈,而火不思只有直颈样式。这也是大多数人分别这两种乐器的最简单方式。

在元代蒙古建国之后,火不思作为蒙古特有的乐器被人们所熟知。其实早在成吉思汗西征开始,这一乐器就出现在世人的眼中。公元1221年,以复仇之名追杀花剌子模国王子扎兰丁的成吉思汗,曾在其军帐中演奏琵琶和火不思:“酒瓶喉中哽咽,琵琶和三弦在合奏。”

值得注意的是,火不思的发展却是从明代开始的。随着明朝驱逐了元蒙残部,北京这个元朝大都开始成为大明所辖,而到了燕王朱棣登基后,火不思这种在北京盛行的乐器开始流传开来,最终发扬光大,可以说,其从元代开始成为国乐,在明代则流传于市井,真正为人所熟知。

到了清代,由于满族人对蒙古诸部的拉拢,这一阶段火不思也被赋予了不同的含义,其成为满蒙皇室的会典用乐也就顺理成章了。《大清会典·乐部》:“番部乐器十有五:一曰筝,十四弦,通髹以金漆,梁髹以黑漆,余以庆隆舞乐筝同。二曰琵琶,通髹以金漆,匙头及边均绘金夔龙,余以庆隆舞乐琵琶同……”

值得注意的是,此时的琵琶已经基本失传,因此笔者推测,《大清会典》所记载的琵琶,很有可能就是火不思或者其代替物。

三、如今的火不思从清朝末年开始,火不思如琵琶一样开始失传,蒙古族人的演奏乐器当中,蒙古筝、扬琴却得以保留下来。失去了这一种特殊的蒙古族乐,自然会令人深感遗憾。

因此,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内蒙古地区的乐器大师就开始了火不思技艺的寻访和复原工作,然而直到今天,由于这一乐器弹奏方法已经失传已久,人们往往只能从其近亲“琵琶”上寻找诸多思路。虽然如今已经研制出新式的火不思,但谁也不清楚这一仿制品和其本身究竟有多少异同。

与火不思有关的记载实在是少得可怜,这也为人们修复和寻找其原型带来了大量的困难。而这也使得这些为之奋斗多年的音乐工作者将之引为憾事。

结语王昭君两千多年前在匈奴之地所弹奏的乐曲,究竟何时可以再现人间,仍然尚未可知。那些眺望万里之外,目光被崇山峻岭所阻的悠悠岁月,终究是只能成为后世人凭吊和感怀的一个故事了。

参考文献:

1.《大清会典》

2.《元史·礼乐志》

3.《琵琶在蒙古音乐历史中的应用》

上一篇:cort木吉他:众测新琴第10期:考特cort·型号Gold O6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