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興樂器行(北京千年之聲樂器有限公司怎麽樣?

董乐器 2022-02-25 11:50:38

北京千年之聲樂器有限公司是2011-10-20在北京市大興區注冊成立的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獨資)大興樂器行,注冊地址位于北京市大興區華佗路9號院2號樓5層504室。

北京千年之聲樂器有限公司的統一社會信用代碼/注冊號是911101155844267689,企業法人吉淑勤,目前企業處于開業狀態。

北京千年之聲樂器有限公司的經營範圍是:銷售樂器、舞台燈光、音響設備、文化用品、體育用品、服裝、鞋帽、箱包、日用品、化妝品、家具、工藝品、家用電器、機械設備、五金産品、建築材料;組織文化藝術交流活動(不含演出);租賃服裝、樂器;貨物進出口;出版物零售。(企業依法自主選擇經營項目,開展經營活動;出版物零售以及依法須經批准的項目,經相關部門批准後依批准的內容開展經營活動;不得從事本市産業政策禁止和限制類項目的經營活動。)。在北京市,相近經營範圍的公司總注冊資本爲26240086萬元,主要資本集中在 5000萬以上 和 100-1000萬 規模的企業中,共56189家。本省範圍內,當前企業的注冊資本屬于良好。

通過百度企業信用查看北京千年之聲樂器有限公司更多信息和資訊。

齊國好厚葬的原因是什麽?

齊國馬肥兵壯,富強鼎盛,厚葬的原因自己可以看出來了吧。

厚葬造成了國窮民富,國家還要靠老百姓支撐經濟的危害

齊宣王當時宣布,凡是厚葬的居民,繳納3000兩白銀,200布帛,且全家爲奴。

  一、"全"理論在軍事領域包括兩個方面的含義:第一指生命方面,如"全萬乘之民命""全兵而還""全衆"等等。第二指國家或物力方面,如:"國全兵勁";又如:公元前405年,魏趙韓叁國聯軍在廪丘把齊軍打的大敗,《呂氏春秋不廣》載:"齊將死,得車二千,得屍叁萬。"此時,甯越建議聯軍後退叁十裏,讓齊軍收屍,這樣"車甲盡于戰,府庫盡于葬,此之謂內攻之。""內攻"就是讓齊國厚葬戰死的將士,把齊國的財力、物力破費幹淨。  二、齊桓公身體力行 齊國流行厚葬 殺殉人畜。國喪葬有普遍厚葬的特征,但不同朝代,又有厚薄之分;同一朝代,不同地區也有厚薄之分。在中國喪葬史上,就商至秦漢這段曆史來看,商代隨葬品中有昂貴的青銅器,還普遍以奴隸、牲畜殉葬,應視爲厚葬時期。春秋戰國時,殺殉人畜及隨葬青銅器都呈減少趨勢,到戰國時便以木俑、陶俑代替殉葬奴隸和牲畜,以陶器取代青銅器,是相對的薄葬期。秦漢時,大興帝陵,一般官吏、商人、中小地主對墓室也要求增高,對隨葬品貪多求全,並隨葬大量的實用貨幣,掀起又一個厚葬高潮。  春秋戰國時,齊國與其它諸侯國相比,與其它地區相比,其喪葬是以厚葬爲主,並實行殺殉人畜制的。《韓非子內儲說上》說:"齊國好厚葬,布帛盡于衣裳,材木盡于棺椁。"齊桓公也曾在《管子侈靡》中提倡"重送葬","巨瘗","美壟墓","巨棺椁","多衣衾","有次浮","有差樊,有瘗藏"。就是要求人們要挖掘巨大的墓室,裝飾堂皇的墓地,制造巨大的棺椁,豐厚隨葬的衣被,以及各種祭奠包袱、儀仗和各種殉葬物品,舉行隆重的葬禮。  桓公不但這樣提倡,而且身體力行。《史記齊太公世家》引《括地志》說:"齊桓公墓在臨淄城南二十一裏牛山上,亦名鼎足山,一名牛首崗,一所二墳。晉永嘉末,人發之,初得版,次得水銀池,有氣不得入,經數日,乃牽犬入中,得金蠶數十箔,珠襦、玉匣、增彩、軍器不可勝數。又以人殉葬,骸骨狼藉也。"  齊初的厚葬之風還得到統治者的支持。《晏子春秋內篇谏下》有齊景公嬖臣梁丘據死,景公"欲豐厚其葬,高大其壟"之記載。《史記蘇秦列傳》也說:"齊宣王卒,闵王即位,說闵王厚葬以明孝,高宮室大苑囿以明得意。"  考古發掘也證明春秋戰國、秦漢時的齊地盛行厚葬。1985年,在齊故都臨淄曾發掘出兩座並列埋于同一封土下的戰國時期大型古墓。墓室均用巨石壘砌而成,有大量隨葬物,共出上青銅器、仿銅陶禮器、樂器、漆器、水晶、玉髓飾物200多件。另外,位于臨淄區大武鎮窩托村的西漢時期無名冢,主墓尚未發掘,僅就清理陪葬坑中高出地表的殉狗坑、車馬坑、武器坑、器物坑,就出土陶器、鐵器、銀器、鉛器、漆器、骨器、泥器、車馬器等文物,共計12100余件,其中矩形銅鏡、鎏金花紋銀盤、銀盤是難得的稀世珍品。這都是齊國厚葬之風的例證。  殺殉人畜,可以說是厚葬的最顯著標志。所謂殺殉人畜,就是在埋葬死人時,用活人和牲畜陪葬。《左傳襄公二十五年》記載,崔杼殺莊公,其嬖寵之人前後十一人死。故晏嬰說:"君爲社稷死,則死之;爲社稷亡,則亡之。若爲已死而爲己亡,非其私昵,誰敢任人。"可見,齊國是奉行殉葬制的。  關于齊國的殺殉人畜之風,文獻中也有大量記載。其一,《禮記檀弓下》記載,齊大夫陳子車死于衛,其妻與家大夫商量用人殉葬,因其弟陳子亢反對而未成。其二,《野獲編》說:"嘉靖八年,山東臨朐縣有大墓,發之,乃古無鹽後陵寢,其中......生縛女子四人,列左右爲殉,其屍得寶玉之氣,尚未銷。"其叁,《七國考田齊喪制》引劉向話說:"昔齊威王卒,從死七十二人。"其四,《史記齊太公世家》曾引《括地志》說,晉永嘉末,在臨淄南牛山上發掘的齊墓中,"以人殉,骸骨狼藉。"史書中記載的殺殉人畜的厚葬之風,考古發掘所見亦然。臨淄區齊都鎮朗家莊東周殉人墓便爲一證。  此墓棺椁已朽爛,主室被盜,共發現殉人26個。主墓周圍有葬坑17個,其中10個坑被盜掘。每坑1人,均爲女性,系墓主侍妾。其余9人,被肢解後打在封土之內,有男有女,純系殺殉的奴隸。另有殉狗8只。齊故城東北部墓群的五號墓周圍發現的殉馬坑,亦可作爲一證。在此墓周圍長達215米的殉馬坑內,殉馬達600多匹,還在填土中發現狗骨30具,豬骨2具,家禽骨6具,殺殉之多,舉世罕見。此外,60年代中期在齊故城東于家墓地,70年代初在郭家莊"黔敖冢",都發現有殉葬人畜現象。  叁、管仲破厚葬 管仲破厚葬  原文:齊國好厚葬,布帛盡于衣裘,材木盡于棺椁。齊桓公患之,以告管仲,曰:“布帛盡則無以爲蔽,材木盡則無以爲守備,而人厚葬之不休,禁之奈何?”管仲對曰:“夫凡人之有爲也,非名之則利之也。”于是下令曰:“棺椁過度者戮其屍,罪夫當喪者。”未久,厚葬之風休矣.  譯文:  齊國人崇尚豪華的葬禮,結果産的布匹都用在了做壽衣上,而木材也都耗在了做棺材上。齊桓公很是憂慮,就把這個情況告訴了管仲,說:“布匹都用光了我們就沒有衣服穿,木材都耗盡了就沒有用來制作防禦器材的材料,而豪華葬禮的風氣不能停息,怎樣禁止呢?”管仲回答說:“但凡人們要做什麽事,不是因爲這件事可以帶來名聲,就是可以獲得利益。”于是齊桓公下命令說:“今後如果棺材做的太高檔,就屠戮那個死者,並且把那些發喪的人治罪。”沒過多久,豪華葬禮的風氣就止住了。

上一篇:手工小樂器(手工小樂器制作能發聲 )
下一篇:駿馬樂器(駿馬樂器廠 )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