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娃樂器(田娃吹的樂器)

小乐 2021-10-14 18:12:56

  田娃成為北京劉老根大舞臺的臺柱子

  田娃成為北京劉老根大舞臺的臺柱子

  說起趙本山、說起本山傳媒,人們都不無感慨他強大的“造星機制”。2009年,一出“不差錢”火了丫蛋、火了小沈陽,連帶著火了一串趙氏弟子,接著又是劉老根大舞臺進京,小沈陽出演張藝謀的新片,二人轉入臺。難怪郭德綱不無羨慕的說老趙的這套本事“無可復制”。

  9家劇場、本山影視基地、遼寧民間藝術團、遼寧大學本山藝術學院、電視劇和電視節目的制作機構,套用趙本山的話說“是一條產業鏈,別人比不了”。

  那么誰將會是本山強大造星機制下的下一個小沈陽呢?誰會是劉老根大舞臺北京劇場的新臺柱、新花旦呢?

  他面相憨厚,能說常笑;

  他有很多經典二人轉包袱,經常被同行借鑒;

  他會模仿很多歌手,從海豚音到帕瓦羅蒂;

  他曾經的夢想是當兵,這輩子最不后悔的事,卻是學了二人轉;

  他最大的幸運,是遇見并拜了趙本山為師。

  在小沈陽外出拍戲后,他已然成為了劉老根大舞臺北京劇場的新臺柱,網絡高漲的人氣和慕名而來的觀眾,都在向外界證明,“下一個小沈陽”——田娃,已經冉冉升起成為二人轉新星。正如趙本山所言:“大舞臺的二人轉演員,個個都身懷絕技,個個都是小沈陽。”

  小小少年:學戲是一輩子最大的堅持

  “我喜歡在眾人面前表演,哪兒有扭大秧歌的,準保去家里拿扇子,第一個跟著扭的就是我。誰家要是有喜事兒,我拿麥就唱!”按田娃的描述,兒時的他就已經“渾身的藝術細菌”了。

  像很多東北農村的孩子一樣,1985年出生的田娃,家境條件并不富裕:“農村外債太多,整天就看著那些要錢的、討債的,我爸媽老為這事吵架。”也跟很多農村的孩子一樣,即使是獨生子女,田娃也從小也顯得懂事許多:“我就想干點啥掙錢吧!”父母對他的期望很簡單,認認真真讀書,將來考上大學,光宗耀祖,一輩子再也不用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

  命運的轉機出現在12歲那年。十里八村的老二人轉藝人劉殿才來到了田娃的家鄉演出,幫著藝人燒火煮餃子的田娃,順口哼出了一段二人轉,令劉殿才驚為天人,當下便答應帶著田娃出去“轉轉”。暑假過去,從外面幫唱回家的田娃,對二人轉的感情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剛開始說白了就是能掙錢,想幫家里減輕負擔。后來就愛上了這行,堅決要干。”

  田娃有多堅持,父母就有多反對,老田家上至多少輩都以讀書為榮,更何況,二人轉在當時是被看做不入流的偏門藝術:“我家就我一個獨生子,學習成績還挺好。那時候二人轉,說不好聽那就是要飯的,農村的農民都瞧不起,挺低級的,都是黃段子。我記得跟我師傅分別那會兒,我氣得哇哇吐,哭得上不來氣。我師父走了,我在家就不好好念書了,打臺球、不學好,我爸媽就惹急眼了,說你也別上學了,也別學二人轉,就在家種地吧。輟學后在家種了一年地,啥活都干。”

  抗爭的結果,以田娃上正規的藝術培訓班告終:“正好新民開了一個藝術培訓班,在班里學了9個多月,那會兒嗓子變音期,滿臉青春痘,一張嗓子就是公鴨嗓。老師怕我嗓子唱壞了。讓我學樂器,最早讓我學架子鼓,練基本功。這就是我爸媽給供起來的,我就想要爭口氣,在那兒練這些基本功,我都是最好的。”

  當我們問他,為何一定要堅持學二人轉,有什么天賦讓他如此自信時,田娃略顯羞澀地笑了笑:“那時候愣頭青,臉大,不怕。那時候農村的小孩,見到市里的人就往后躲,眼神直勾勾的。我就不一樣,我喜歡在眾人面前表演,哪兒有扭大秧歌的,準保去家里拿扇子,第一個跟著扭的就是我。誰家要是有喜事兒,我拿麥就唱!”

  “在農村時,當兵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夢想。我最佩服閻維文、郁鈞劍。可是要是學到現在,我覺得到不了這樣,現在看來,這個決定是對的。”

  拜師本山:是一輩子最大的幸運

  9家劇場、本山影視基地、遼寧民間藝術團、遼寧大學本山藝術學院、電視劇和電視節目的制作機構,套用趙本山的話說“我這是一條產業鏈,別人比不了”。也許當時拜師時,田娃并沒有想過這些,但他卻100%是拜對了“山門”。

  2000年,15歲的田娃,在二人轉的江湖上還名不見經傳,卻第一次見到了后來的恩師——趙本山。時隔多年,田娃對細節都記憶猶新,說起來的時候面帶著一些不好意思和激動:“是在沈陽中街劉老根大舞臺,那會兒還叫中街大舞臺,我媽帶著我,15歲。大舞臺要改了,他拿著圖紙比劃,我在臺上唱戲。有人說趙本山來了,我就急著上樓看看,是趙老師真人兒么?后來他就從樓上下來了,看著我,我就說趙大爺好!他笑,說演得挺好。他身邊的人說,想不想在這兒常唱,我說那咋不想啊。他給我留了電話號碼。那會兒想跟我師傅簽個名、照個相,還不敢,害怕啊,就在屁股后跟著,走哪兒跟哪兒。我估計我師傅沒印象了。”

  好事多磨,當時生活并不穩定的田娃,不小心遺失了這個電話號碼,再次見到趙本山已是3年后,田娃已經小荷冒出了尖尖角。“在新民,他上博覽園,那會兒我18、9歲,在外面行了(liao)。那天完事就跟我師傅握握手,嘮嘮嗑,還給表演了一段。那時候哪能想到,能拜趙老師為師啊!”

  真正決定性的機會是,本山傳媒集團的副總裁張家豪,親到遼陽選演員:“我也感覺應該把握住這個機會。在外面錢是不少掙,但你掙這個錢心里不踏實,很渺茫,不知道未來怎么樣。我問我老板,他說去吧,你跟趙老師在一起才是正道。當晚,我就到了基地,這是第三次見到我師傅了,激動的,高興、興奮,各種心態都有。我師父第一次見我面,就說好好干,干好了給你收過來。”

  拜上師卻是很久以后的事了,中間又有一段令他至今難忘的插曲:“初定的是06年的圣誕節,那會兒是第五批,6個人,有我一個。但正好有個商演,在山西,我都懵了,我就說我不去了行不行,我說我寧可不要這錢了,但這師我必須拜,把我急哭了。但合同都簽了不能改,我去了,到山西那個賓館的時候,我們團里來電話,說你師父決定了,為了你晚一天拜師,我在賓館就不行了,眼淚哇哇的。后來又添了幾個人,就到了07年拜的。”

  拿手絕活:高難模仿秀+經典“說口”

  “我永遠都是好好干,別讓師傅操心。我感覺我這么干就對了,08年上半年、下半年,09上半年先進個人都有我。”在大舞臺,不僅演員、包括劇場的管理者、經營者們,工資都要和票房掛鉤。本山集團里沒有大鍋飯。

  戴一頂綠帽子,穿七分大花褲——這是田娃在臺上的扮相。劉歡、阿寶、阿杜、劉德華都是他經常模仿的對象,高音能模仿帕瓦羅蒂,低音能模仿楊洪基,模仿維塔斯的海豚音更是絕活。而這些,都是勤學苦練才得來的果實:“那只是皮毛,其實我根本沒經過專業的訓練,其實只是一點點小天分,多練。有時候海豚音也會卡住,掉鏈子的時候也有,那就尷尬唄,能咋辦,所以說還是沒有基礎,要是有專業的老師教就不一樣。我這就是聽,想模仿誰就是多聽。”

  “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給我鼓掌的朋友們我一輩子都忘不了你們,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的!”“我師傅趙本山說了,你們就是主,上帝,阿門,耶穌,啥的,非常重要!”“人不可貌相,海水老涼了,還咸。”——如果你對這些至今能引人發笑的臺詞印象深刻的話,那就更需要記住田娃的名字,因為這些經典的說口,其實都出自田娃之手:“一個人想創作出點臺詞、笑料、包袱,是很難的事情。有次我在哈爾濱跑夜場的時候,臨時當了一把主持人,他走得時候給我寫了一篇詞,給我西服、領帶、眼鏡,我一上去卻懵了,老忘詞,但觀眾還笑,大家以為是有意的。”

  這些臺詞也經常被師兄弟們引用,田娃對此卻毫不介意:“現在二人轉演員的絕活,都稱不上是絕活,你會的別人能學去,別人會的你也能借鑒。也許是我跟他們學得呢?師兄弟互相借鑒很正常,觀眾快樂最重要。”

  幸福公式:好師傅+好妻子=生活

  “人家都說趕緊拍個電視劇,借著我師傅這個光趕緊火兩年,掙個大錢,我不求這些。我師父頭發都白了,操心的。他拿我們都很為重,都是他兒子,都是他心心念念的,將心比心,別讓老頭太操心了。”田娃談起師傅的字字句句,讓我們在本山造星的硬性機制外,感受到濃濃的情感紐帶。

  毫無疑問,從來不急的田娃,是一個能抓住幸福的人。

  他有一個很好的師傅,這個師傅大到做人處事,小到生活細節,都給予了無微不至的照顧:“我師父和我之間的溝通很少,進團2年多了,基本沒怎么談過心。我師父也忙,再加上我也沒出過啥事,到這里來,你就不該出事,不能出事。我師父見我面,永遠是拍拍肩膀,說好好干。我師父本來就忙,我進團來那天,我師父頭發都白了,我都沒敢認,操心的。我永遠都是好好干,別讓他操心。”

  他也有一個賢惠的妻子——郭麗穎(小影)出身于二人轉世家,身段、模樣、唱腔樣樣不差,為人更是低調樸實得緊,你幾乎搜索不到任何關于她的信息:“她不想要什么宣傳,特別低調,在團里人緣比我好,因為她從來不說啥。演出的時候,她就幫我把包袱(笑料)收攏了,幾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在做。”

  他更有一個平和的心態,對于外界給予的“新臺柱”、“下一個小沈陽”的“冠名”,田娃坦白地說,自己火候也許還未到,并不想走得太急,防止摔跤。在他看來,拍電視劇、電影、唱片、出名與他沒有太大關系,即使一段偷拍的演出視頻流傳到網上,引起了大批網友的關注,他依舊還是那個純純的二人轉演員。當然,如果有機會的話,他也希望能走到春晚的舞臺上,將快樂帶給更多的觀眾。

  我們問田娃,他理想中的幸福生活是什么樣子,田娃很認真地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經地告訴我們:“幸福的生活就是,有點像夢似的,有吃有喝別得病,天天開心點兒,家庭和睦點兒,操心的事少點兒。我覺得我現在就是生活在幸福里。”

  (責任編輯:Michelle)

  [我來說兩句]

上一篇:高考加分的樂器(高考藝術類樂器有哪些)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