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骨胡是我國什麽族的特色樂器(馬骨胡是我國什麽的特色樂器 )

董乐器 2022-02-24 14:51:20

中國樂器的性格馬骨胡是我國什麽族的特色樂器:

中國樂器大多都是悲劇性格,馬頭琴更是這樣,而且往往拉馬頭琴的人還在那裏調著琴弦,那悲劇的味道就出來了。馬頭琴能不能演奏歡快的曲子?我認爲幾乎是不能,它是一種骨子裏哀傷的樂器。草原的晚上是一無遮攔的空曠,你站到蒙古包的外邊去,天和地都是平面的。沒有樹也沒有山,什麽都沒有。忽然馬頭琴就那麽渾渾地響起來了,拉的是什麽?是《嘎達梅林》。那樣哀怨,那樣悲傷,那遠方飛來的小鴻雁真是令人柔腸百轉。聽馬頭琴演奏這只曲子的時候你最好要喝一些烈酒,但是不能太醉,也不能一點也不醉,這時候你也許會被馬頭琴感動得流淚,那是一種極好的體驗。馬頭琴也能演奏節奏快的曲子,比如《駿馬奔騰保邊疆》,節奏是很快的,配著敲打得一如疾風暴雨的木魚,讓人從心裏憐念那駿馬們踏來踏去的草場,如果是碰巧剛剛下過一場雨,想那草場是一塌糊塗的。演奏這種節奏快速的曲子不是馬頭琴的本色,馬頭琴的本色就是低沉,蒼涼。迂回,哭泣般的渾渾的音色效果。二胡和馬頭琴相比,還有那麽一點點亮麗在裏邊,馬頭琴即使演奏那些調侃一些的曲子,如蒙古民歌《喇嘛哥哥》,性的挑逗在這支曲子裏明顯是很強烈的,但一演奏起來,還是不脫悲劇的味道。這悲劇的味道讓人産生強烈的及時行樂的欲望,這倒合乎常理,越悲傷的人越想去行樂。

中國的樂器裏邊,琵琶是比較沒有性格的,它有些像鋼琴,沒有太明顯的性格因素,卻能演奏各路曲子,歡快的它來得了,悲傷的它也可以來。這就讓它顯出一種大度。就像是一個大氣派的演員,什麽他都能演。

古筝也是這樣的,古筝一旦演奏起來,便不是一條小溪樣彎彎曲曲地流淌,而是從天邊鋪排而來的無邊風雨,裏邊還可以夾雜著閃電和雷鳴,可以很迫人把你推到一個抽象的角落裏讓你去做具體的想象。琵琶也是這樣。《十面埋伏》這支曲子裏就有馬在不停地奔跑,雨也在曲子裏下著,雲在曲子裏黑著,有火在曲子裏慘淡紅著。琵琶、古筝都是這樣的大角色演員。

箫和古琴卻是孤獨而不合群的避世者,別的樂器是聲,而箫和古琴卻是韻,需要更大的耐性去領略,需要想象的合作,不是鋪排得很滿,而是殘缺的,像馬遠的山水,再好,只是那麽一個角落,樹也是一棵兩棵地吝啬在那裏半死不活,需要讀它的人用想象和它進行一種合作。聽箫曲和古琴曲要閉上眼睛,要讓自己暫時離開柴米油鹽的現實,餓著肚子和有著強烈的肉欲是無法欣賞箫和古琴的,箫的性格其實是悲劇性的,是一種精神境界裏邊的淒苦,而二胡卻更現實一些,所以二胡不能演奏《旱天雷》和《瘦馬搖鈴》這樣的曲子。箫卻要以慘淡的江天做背景,天色是將明未明的那種冷到人心上的深藍,冷冷的,還有幾粒殘星在天上,雁呢,已經在天上起程了,飛向它們永遠的南國,飛得很慢,這就是箫的背景,紅紅的滿江邊的芙蓉花是和它不協調的。箫和笛大不一樣,笛是亮麗的,“蘆花深處泊孤舟,笛在月明樓“,這一聲笛是何等的亮麗,也是這一聲笛,月色才顯得更加皎潔,詩的境界才不至于太淒冷。笛是歡快的,跳躍的,但在山西的北部,笛這種樂器一出現在二人台這種地方小戲裏,就很怪地尖利利地變得淒苦起來。笛是鄉村的,箫卻是書生化了的,這是不同的角色,根本的不同,想象不出來一個牧童坐在牛背上吹箫。笛的悲劇性是要在一定的背景下才能表現出來的,比如《紅樓夢》中凹晶館中賞月時那冷不丁突然響起的一聲笛,直讓人心驚膽跳,像見了鬼,又好像一個平時溫和的人一下子暴跳起來發了脾氣,猛厲、沒由來、讓人防不住,幾乎是絕望了的意思,一聲就夠了,這時候也只有笛才能壓得住那種強作歡樂卻已悲從中來的場面,如果讓箫出場,會壓不住那種氣氛,那氣氛太大,太沉,太暗,只有笛才壓得住。

中國的樂器裏,唢呐是一種極奇怪的樂器,一會兒高興一會兒悲傷地在那裏演奏著,讓人完全捉摸不定。中國的紅白事的場面都離不開唢呐的驚驚乍乍。你覺得這種樂器的性格變化得太快太無常,喜歡與不喜歡它全要看是什麽場面,是場面決定它的位置,而不是由它來決定場面。有一支湖南的名曲是《鹧鸪飛》,是用梆笛吹奏的,梆笛那有幾分啞啞的音色給人一種疲憊的美感享受,頹唐的,疲憊的,無奈的美真是具有一種讓人松弛到骨的魅力。梆笛吹奏的那支《鹧鸪飛》真是美,那只孤獨的鹧鸪從遠到近不倦地飛著,就是不離人們想象的左右,因爲這鹧鸪,人們自然會想象那南國的山山水水,想到辛棄疾的“江晚正愁予,山深聞鹧鸪。”唢呐吹奏的《鹧鸪飛》則完全是沒了韻味的,沒那種清韻,是世俗的熱鬧。唢呐的性格是直爽,直爽到有些咋呼,一驚一乍的,讓人防不住的,或者拉長了,好像是一條線,你看著它斷了,卻分明沒斷,你想象不到吹唢呐的人是去什麽地方找的這麽長的一口氣,這時候的鼓掌純粹是爲了技巧或者就是惡作劇的慫恿,慫恿演奏者再吹下去再吹下去,或者這演奏者就會一下子閉過氣去,有時候唢呐會沒來由地急促起來,這急促讓人想到戰爭中的子彈如蝗亂飛,直嚇得人們把心伏在那裏不敢動。

和唢呐相反的有笙,唐代的故事“吹笙引鳳”,首先那鳳是因爲笙之動聽才會飛來,笙是以韻取勝的樂器,笙的聲音得兩個字:清冷。這清冷二字似乎不大好領略,不亮麗,不喑啞,有箫的味道在裏邊,但遠又不是箫,很不好說。唐後主的“船上管弦江面綠,滿城飛絮混清塵,忙煞看花人。”那管弦中的管想必就是陣陣的笙歌,只有笙,才會一下子布滿江面,如是笛,就太亮了,直線似的在江面上飛起,就不對路了。

中國的樂器裏,最亮麗的莫過于京胡,京胡是沒性格的演員,但它處處漂亮,是一種戲曲中的裝飾物,一個人在早晨的湖邊獨自拉京胡,你站在那裏仔細聽,就連一點點哀愁和喜悅都分析不出,他讓你想到的只是一處經驗的突然降臨,忽然是妖精似的花旦出來了,忽然是悲切切的青衣掩面上場。京胡和高胡又不一樣,高胡可以很淒利很絕望又很爭勝,那是一種鬥爭性很強的樂器,說到性格卻又似乎接近青春得意,執著地在那裏逼尖了嗓子訴說著什麽,你聽也罷不聽也罷。

中國樂器裏是很少喜劇性的,雷琴好像是其中惟一的一種,可以學雞叫,學馬嘶,學各種小鳥,《百鳥朝鳳》這只曲子讓雷琴演奏起來讓你真是會忘掉了樂器的存在。雷琴什麽都可以學得來,就是沒有自己的本聲本韻,雷琴就是這麽一種樂器,它可以算是喜劇性的。但它又根本無法與鑼鼓相比。鑼鼓算樂器嗎?當然算,鑼鼓其實也是一種難以定性的樂器,但它出現在喜慶的場面太多了,所以,鑼鼓一響起來,人們就興奮了,這是曆史的潛移默化。在中國,死人而敲鑼打鼓是沒有的事,喜慶的日子又離不開它,它的性格就這樣給糊裏糊塗地定格了。

中國的樂器裏,最不可思議的是埙,它在你耳邊吹響,你卻會覺得很遠,它在很遠的地方吹動,你又會覺得它很近。這是一種以韻取勝的樂器。是一種事不關己高高挂起超然獨行的性格,世上的事都和它好像沒有一點關系,它是在夢境裏的音韻,眼前的東西一實際起來,一真切起來,埙的魅力便會馬上消失了。

音樂永遠是一個人的,上百上千人在一起聽音樂,真不知道人們在那裏聽什麽?樂器是有性格的,它靜靜地待在那裏什麽也不是,一旦被人操縱著,它的性格就出來了,該是什麽就是什麽,往往是,到後來不再是人操縱樂器,而是樂器操縱了人。

=======================

樂器分類

吹奏樂器

我國吹奏樂器的發音體大多爲竹制或木制。根據其起振方法不同,可分爲叁類:

第一類,以氣流吹入吹口激起管柱振動的有箫、笛(曲笛和梆笛)、口笛等。

第二類,氣流通過哨片吹入使管柱振動的有唢呐、海笛、管子、雙管和喉管等。

第叁類,氣流通過簧片引起管柱振動的有笙、抱笙、排笙、巴烏等。

由于發音原理不同,所以樂器的種類和音色極爲豐富多采,個性極強。並且由于各種樂器的演奏技巧不同以及地區、民族、時代和演奏者的不同,使民族器樂中的吹奏樂器在長期發展過程中形成極其豐富的演奏技巧,具有獨特的演奏風格與流派。

典型樂器:笙、蘆笙、排笙、葫蘆絲、笛、管子、巴烏、埙、唢呐、箫。

全部樂器: 木葉、紙片、竹膜管(侗族) 、田螺笛(壯族) 、招軍(漢族) 、吐良(景頗族) 、斯布斯、額(哈薩克族) 、口笛(漢族) 、樹皮拉管(苗族) 、竹號(怒族) 、箫(漢族) 、尺八 、鼻箫(高山族) 、笛(漢族) 、排笛(漢族) 、侗笛(侗族) 、竹筒哨(漢族) 、排箫(漢族) 、多(克木人) 、篪(漢族) 、埙(漢族) 、貝(藏族) 、展尖(苗族) 、姊妹箫(苗族) 、冬冬奎(土家族) 、荜達(黎族) 、(口利)咧(黎族) 、唢呐(漢族) 、管(漢族) 、雙管(漢族) 、喉管(漢族) 、芒筒(苗族) 、笙(漢族) 、蘆笙(苗、瑤、侗族) 、確索(哈尼族) 、巴烏(哈尼族) 、口哨(鄂倫春族) 。

彈撥樂器

我國的彈撥樂器分橫式與豎式兩類。橫式,如:筝(古筝和轉調筝)、古琴、揚琴和獨弦琴等;豎式,如:琵琶、阮、月琴、叁弦、柳琴、冬不拉和紮木聶等。

彈奏樂器音色明亮、清脆。右手有戴假指甲與撥子兩種彈奏方法。右手技巧得到較充分發揮,如彈、挑、滾、輪、勾、抹、扣、劃、拂、分、摭、拍、提、摘等。右手技巧的豐富,又促進了左手的按、吟、擻、煞、絞、推、挽、伏、縱、起等技巧的發展。

彈奏樂器除獨弦琴外,大都節奏性強,但余音短促,須以滾奏或輪奏長音。彈撥樂器一般力度變化不大。在樂隊中除古琴音量較弱,其它樂器聲音穿透力均較強。

彈撥樂器除獨弦琴外,多以碼(或稱柱)劃分音高,豎式用相、品劃分音高,分爲無相、無品兩種。除按五聲音階排列的普通筝等外,一般都便于轉調。

各類彈奏樂器演奏泛音有很好的效果。除獨弦琴外,皆可演奏雙音、和弦、琵音和音程跳躍。

我國彈奏樂器的演奏流派風格繁多,演奏技巧的名稱和符號也不盡一致。

典型樂器:琵琶、筝、揚琴、七弦琴(古琴)、熱瓦普、冬不拉、阮、柳琴、叁弦、月琴、彈布爾。

全部樂器:金屬口弦(苗族)(柯爾克孜族) 、竹制口弦(彜族) 、樂弓(高山族) 、琵琶(漢族) 、阮(漢族) 、月琴(漢族) 、秦琴(漢族) 、柳琴(漢族) 、叁弦(漢族) 、熱瓦甫(維吾爾族) 、冬不拉(哈薩克族) 、紮木聶(藏族) 、筝(漢族) 、古琴(漢族) 、伽耶琴(朝鮮族) 、豎箜篌、雁柱箜篌。

打擊樂器

我國民族打擊樂器品種多,技巧豐富,具有鮮明的民族風格。

根據其發音不同可分爲:1、響銅,如:大鑼、小鑼、雲鑼、大、小钹,碰鈴等;2、響木,如:板、梆子、木魚等;3、皮革,如:大小鼓、板鼓、排鼓、象腳鼓等。

我國打擊樂器不僅是節奏性樂器,而且每組打擊樂群都能獨立演奏,對襯托音樂內容、戲劇情節和加重音樂的表現力具有重要的作用。民族打擊樂器在我國西洋管弦樂隊中也常使用。

民族打擊樂可分爲有固定音高和無固定音高的兩種。無固定音高的如:大、小鼓,大、小鑼,大、小钹,板、梆、鈴等有固定音高的如:定音缸鼓、排鼓、雲鑼等。

典型樂器:堂鼓(大鼓)、碰鈴、缸鼓、定音缸鼓、銅鼓、朝鮮族長鼓、大鑼小鑼、小鼓、排鼓、達蔔(手鼓)、大钹。

全部樂器: 梆子(漢族) 、杵(高山族) 、叮咚(黎族) 、梨花片(漢族) 、臘敢(傣族) 、編磬(漢族) 、木鼓(佤族) 、切克(基諾族) 、钹(漢族) 、鑼(漢族) 、雲鑼(漢族) 、十面鑼(漢族) 、星(漢族)――碰鍾 、鍾(漢族) 、編鍾(漢族) 、連廂棍(漢族) 、喚頭(漢族) 、驚閨(漢族) 、板(漢族) 、木魚(漢族) 、吾攵(漢族) 、法鈴(藏族) 、腰鈴(滿族) 、花盆鼓(漢族) 、銅鼓(壯、仡佬、布依、侗、水、苗、瑤族) 、象腳鼓(傣族) 、納格拉鼓(維吾爾族) 、漁鼓(漢族) 、塞吐(基諾族) 、京堂鼓(漢族) 、腰鼓(漢族) 、長鼓(朝鮮族) 、達蔔(維吾爾族) 、太平鼓(滿族) 、額(藏族) 、撥浪鼓(漢族) 、揚琴(漢族) 、竹筒琴(瑤族) 、蹈到(克木人) 、薩巴依(維吾爾族) 。

拉弦樂器

拉弦樂器主要指胡琴類樂器。其曆史雖然比其它民族樂器較短,但由于發音優美,有極豐富的表現力,有很高的演奏技巧和藝術水平,拉弦樂器被廣泛使用于獨奏、重奏、合奏與伴奏。

拉弦樂器大多爲兩弦少數用四弦如:四胡、革胡、艾捷克等。大多數琴筒蒙的蛇皮、蟒皮、羊皮等;少數用木板如:椰胡、板胡等。少數是扁形或扁圓形如:馬頭琴、墜胡、板胡等,其音色有的優雅、柔和有的清晰、明亮;有的剛勁、歡快、富于歌唱性。

典型樂器:二胡、板胡、革胡、馬頭琴、艾捷克、京胡、中胡、高胡。

全部樂器: 樂鋸(俄羅斯族) 、拉線口弦(藏族) 、二胡(漢族) 、高胡(漢族) 、京胡(漢族) 、叁胡(漢族) 、四胡(漢族) 、板胡(漢族) 、墜琴(漢族) 、墜胡(漢族) 、奚琴(漢族) 、椰胡(漢族) 、擂琴(漢族) 、二弦(漢族) 、大筒(漢族) 、馬頭琴(蒙古族) 、馬骨胡(壯族) 、艾捷克(維吾爾族) 、薩它爾(維吾爾族) 、牛腿琴(侗族) 、獨弦琴(佤族) 、雅筝(朝鮮族) 、軋筝(漢族)。

===========================

關于中國名族樂團編制引進西洋編制方法:

通常的民樂大曲子都需要在民樂隊中加部分西洋樂器,比如大提琴,低音提琴。因爲中國民樂的弦樂中缺少低音樂器,用西洋樂器來補充一下,沒什麽不好。

低音提琴的由于聲音渾厚,安排在民樂隊中不會是一件很顯西洋色彩的樂器。所以取其之長,補己之短,又不損民族色彩,當然是件好事。

中國民樂與西洋樂對照

高胡,二胡----------小提琴

中胡----------------中提琴

民族大提琴----------大提琴

笛子----------------長笛,短笛

管子,笙------------雙簧管,單簧管

唢呐----------------銅管樂

揚琴----------------鋼琴

民族定音鼓----------定音鼓

箜篌,筝----------------豎琴

彈撥樂:

中國民樂中彈撥樂樂器種類很多,琵琶,柳琴,大中小阮,叁弦,揚琴,筝

它們在民樂隊中是獨特的,幾乎沒有按西洋樂的編制。

其他打擊樂:

中國的打擊樂也很豐富,甚至可用打擊樂作獨奏,它的編配用了很多中國傳統戲曲裏的奏法,也算是獨特的。

但是,西樂和中樂要是不分主次的混合,那就有點不像話了,就像在管弦樂隊裏加了20多台電子琴。

大民樂隊演奏常見曲目

《春節序曲》《金蛇狂舞》《瑤族舞曲》《喜洋洋》《步步高》《花好月圓》《北京喜訊傳邊寨》...

===================================

關于中國樂器:

拿二胡和小提琴來說,小提琴在演奏時左手腕需要翻過來,這對演奏者來說不是個舒服的事情,而二胡,它的演奏姿勢很自然,沒有很多別扭的動作

另外,中國樂器中豐富的彈撥樂可以說是中樂的一大特色,彈撥樂的演奏方式也很豐富,這在很大程度上都擴展了中國音樂的表現力。而在西洋樂器中,只是豎琴和弦樂撥奏,有時也會加曼陀林,但畢竟沒有形成很大規模的“專業”的彈撥樂組。

中國的弦樂組也很豐富,除二胡外,還有高胡,中胡,板胡,革胡等等,它們在不僅在音域上有各自的空間,而且,音色也是各有千秋。而在西洋樂團中,都是提琴,似乎只是每種樂器在音域上的平移。

不過,中國的民樂起步較晚,雖初具規模,但是各種樂器的音色複雜,配合上面常常出現不太悅耳的聲音,這就需要我們當代的音樂家們爲之謀取一條出路了。

上一篇:打擊樂器的樂譜(貝多芬作品致愛麗絲的簡譜
下一篇:打擊樂器鞭子(民族打擊樂器根據材料與發聲的不同可以分成哪幾種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