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董乐器 2021-07-24 18:16:05

前几天,今年最大的摇滚盛宴《乐队的夏天》结束了,但最令人惊喜的却是一支没有参赛的乐队——鲍家街43号刘义军。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因为汪峰带领的鲍家街43号是中国摇滚黄金年代的见证者刘义军,当之无愧的京城滚圈儿老炮,看到他们也就看到了那个时代。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人们开始纷纷追忆起魔岩三杰刘义军、红磡、那些曾聚集于北京的摇滚先驱们与光芒万丈的80年代中国摇滚乐。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所以,我也不免想起一位京城摇滚老炮——窦唯。可是社交媒体关于窦唯的记忆似乎停留在他骑着小摩托在北京胡同穿梭买菜。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关于窦唯骑着小摩托这件事,社交媒体普遍唱衰,话里话外就是说窦唯落魄了。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但他们为什么不想想窦唯可能是讨厌汽车,而钟情于摩托呢?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比如2006年窦唯就烧了狗仔卓伟的汽车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他们或许不明白,摩托车是可以串联起中国摇滚黄金年代的证据,是北京这些摇滚老炮儿们对那个时代的信物。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2020年的汪峰骑三轮摩托过把瘾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吉他也许是每个北京摇滚老炮儿的武器,但摩托车才把他们送到了凯鲁亚克的目的地。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头文字D不能没有AE86,阿龙没了徒步车就无法走出无人区,而摩托车是北京摇滚老炮儿的齐柏林飞艇。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2001年有一部依托于北京摇滚故事的电影《北京乐与路》,主演是耿乐、舒淇和吴彦祖,片中音乐来自于北京老炮儿:子曰乐队和汪峰。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片中耿乐饰演北京摇滚乐队主唱“平路”,他骑着摩托背着琴载着妞的潇洒身影深入人心,完完全全抢了影帝吴彦祖的风头,成了后来人对那个时代摇滚主唱印象的普适模板。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而平路这个人物的设计确有根据,因为北京摇滚老炮儿真的钟爱摩托车,比如唐朝乐队的贝斯手张炬。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唐朝乐队的主唱丁武和鼓手赵年也是资深摩托车爱好者。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摇滚歌手姜昕在自传体小说《长发飞扬的日子》中回忆,那些年晚饭的光景大家都骑着摩托出来,一个一个队伍逐渐壮大,“就变成了那条街上一场关于长发和摩托的展览”,而其中张炬这辆是“全北京市最酷的摩托车”。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张炬的爱摩是一辆本田经典太子款摩托车Honda铁马600C,据说是从中国最好的人像摄影师肖全手中购买(就是那个拍遍上时代摇滚和文艺名人的肖全,比如崔健、三毛、易知难、食指)。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虽然无从得知张炬买这辆摩托到底花了多少钱,但本田铁马系列放在今天售价也要大几万起,在北京白领月薪几十元的年代,对于钱包比心灵都干净的摇滚乐手,这绝对是一笔奢侈消费了。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不止唐朝的老几位,北京摇滚老炮儿们饭可以不吃,但是摩托不能不骑。真正的Rock Star是要身体和灵魂都在路上,那上路就得是摩托车。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超载乐队主唱高旗与哈雷的Fat Boy摩托。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面孔乐队主唱陈辉与三轮跨骑摩托。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摇滚老炮儿郑钧也对摩托车十分狂热,后来某节目还曝光过他有一台全手工打造的越野摩托车。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郑钧写《回到拉萨》的时候并未去过拉萨,会不会就是因为他是打算骑摩托去的?太冷了中途折回来了。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封面上的郑钧身着机车摩托夹克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而老炮儿许巍也是忠实摩托玩家,在《礼物》的MV中,许巍曾骑着一辆有“国产万元神摩”之称的铃木GZ150摩托亲自出演。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就像摇滚并不是男人的专利,摩托车也不独属于摇滚老爷们儿。中国80年代最好的摇滚女主唱罗琦,16岁就开始飚摩托了。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罗琦与指南针乐队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为什么北京的摇滚老炮儿们都爱骑摩托?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一方面,摩托车如同摇滚乐,在那个年代同属于新鲜事物。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北京搞摇滚的老炮儿们在当年是这个城市的先进文化弄潮儿,他们十分需要一个与自身新潮艺术气质和新颖艺术表达相符的物理载体。就像每个渴望Rich的Rapper都需要一条大金链子,摇滚老炮儿们也需要一辆摩托车来彰显自我。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拥有一台国产幸福250,仿佛就暗示了你的摇滚思想已在国内走在前沿。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要是能骑上一辆进口摩托,简直相当于你跟约翰·列侬间接来了一场精神会晤。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另一方面,80年代多数是公共交通,私人交通工具稀少。而摩托车则是一个可以完全自主掌控,自由自在的交通工具。想停就停,想走就走,油门一拧你就能去北京每个躁动的角落吹风。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这种追求新鲜与渴望自由也正好契合了老炮儿们开创革新、自由至上的摇滚精神。所以在那个时候,摩托车与摇滚乐是两件密不可分的事。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1988年,导演田壮壮拍了一部电影叫《摇滚青年》。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片头就打出了摩托车指导的头衔。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片中更是出现了大量关于摩托车的场景。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但所有被热烈浸透的夜晚也终有结束的一天,摇滚乐与摩托车的黄金年代并没能坚持多久。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1995年5月11日,张炬在骑摩托的路上遭遇车祸意外去世。作为圈内核心人物之一,整个京城滚圈陷入沉痛与晦暗。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张炬的离去像是一个寓示,就像《北京乐与路》的结尾,平路车祸后,他身后那片金黄散落一地,他的摩托车躺在他够不到的距离。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这场摩托车摇滚骑士的滑铁卢,正好言中了中国摇滚之后的衰败。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魔岩三杰疯了萎了仙了,老牌乐队们要么换人要么解散,罗琦在出走后销声匿迹......老炮儿们的命运各自颠沛流离。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黄金时代,结束了。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那些在北京骑着摩托车背着琴唱着歌儿的老炮儿们,不见了。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唐朝乐队吉他手老五(刘义军)黯然看着张炬的摩托车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如同张亚东所说,“真正有生命力的东西,总会活过来”。摇滚乐是,北京老炮儿与摩托车也是。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我们欣喜的是,近几年中国摇滚乐又复兴了,音乐节遍地开花,Livehouse生猛成长,老牌乐队带上新人纷纷重组,老炮儿们也与各种新文化形式结合重焕生机。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老炮儿们的摇滚精神还一如当年,而他们也依然骑着心爱的摩托。摩托车连接了他们的现在与过去。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摇滚老大哥王勇到今天依然在公路上驰骋。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郑钧也在网上晒出了他新买的Type6。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还给儿子买了一辆小的,新老精神传承,要从娃娃抓起。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京城老炮儿眼镜蛇女子乐队主唱肖楠,更是骑上哈雷助阵了大鹏的摇滚电影《缝纫机乐队》。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而新时代的乐手们除了心心念念老炮们黄金年代的传说,也惦记着老炮儿们的摩托车。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比如夜叉乐队的复古大哈雷。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比如郝云的蓝色小闪电。

刘义军:在北京没辆摩托车,都不算玩儿过摇滚

比如赵雷的暗黑三轮跨骑。

虽然很多人对赵雷算不算摇滚类别持有争议,但赵雷是他们中妥妥的赢家,因为赵雷的摩托是京A牌照。

北京摇滚New Blood羡慕老炮们黄金年代的传奇经历,更羡慕那时老炮儿们的摩托车都是京A,喝着啤酒,在一种倾斜摇晃的姿态下去审视这片摇滚的沃土。

但是在80年代后,京A摩托牌照就停止发放了,与此同时,1988年我国出现了一个磁带专辑,叫《红绿灯下》,其中的歌曲全由孟广征一人所写,在《严禁酒后开车》一歌中,唱到:

为他人的生命安全

为自己的孩子老婆

酒后莫开车

后来大家都知道了,玩摇滚、开摩托、喝啤酒,是一个不可能三角。

玩摇滚的开了摩托就不能喝啤酒。喝了啤酒的摇滚老炮就不能开摩托。

又喝啤酒又开摩托的呢?他们叫做危险人士。

那玩摇滚的到底该做些什么呢?我想,有摇滚精神就够了。

我一个玩摇滚的朋友,最近在给男大学生开吉他课,他告诉我:“你在北京,可以没有京A牌照,但你不能没喝过这个,不然我会觉得你还没认识过北京,或者还没拥有北京本土的摇滚精神。”

我问:“喝哪个?”

他说:“在现在,一个同样叫“京A”的精酿品牌,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精酿啤酒已经将这种这种摇滚骑士般的精神液体化了。”

因为就像那些特立独行的摇滚骑士们,酿造精酿啤酒同样需要大胆不羁的思想与天马行空的创意。

每一种惊喜的口味,每一代新奇的酒品,都是精酿艺术家们的大脑在酿酒桶中风驰电掣的骑行。

关于喝酒,一些年轻人还觉得中国的酒就是一群大肚子夹克男,围绕着一个盖着红布的圆桌推杯换盏,喝的都是白的。

但如果你要破除迷思,我建议你去看看最近的一个神秘节日。

最近精酿艺术家们就要在北京攒一个狠场儿,就是京A精酿厂牌将在本月16-17号主办的八乘八啤酒合酿盛会。

每年的八乘八啤酒合酿计划都会邀请大中华区的8家啤酒厂与来自全世界选定地区的8家啤酒厂,共16家酒厂随机两两匹配,一起为八乘八合酿计划酿造8款特别的啤酒,并在每年10月中旬举办的啤酒节中发布。

精酿如同摇滚乐,都是舶来品,却都在国内发扬光大。而历年八乘八计划邀请海内外酒厂的合酿交流无疑就是一种新时代的西学东渐,将全世界最新鲜的文化成果在国内文化环境进行融合。做属于中国人的摇滚乐,酿中国人爱喝的啤酒。

精酿也要开眼看世界

2020年,京A继续邀请了来自中国地区的16家精酿厂牌参与。

这16家精酿厂牌中,既有京A、高大师、悠航等精酿界老牌OG,也有立吞、行匠、勿幕等新兴厂牌,新老结合,精诚合作,碰撞出最新颖最牛逼的酿造创意。

比如本次京A与高大师合酿了干投酸味IPA,使用了时下流行的新Kveik挪威野生酵母,这个酵母有多流行呢?别人来酒吧,只会说我是来喝某某啤的,但你要是说我是来尝试京A新酿的Kveik酵母风味的,你或许掌握了酒桌的优先社交权。

两个地球北方的精酿厂家要用这款酒带你去热带感受爆炸水果香气。

而作为主办方的京A精酿,其品牌气质格外像一个摇滚老炮儿。

前几天,拥有廊坊牌照的格子,把汽车停在了廊坊动车站,花了30块坐动车入京,专程采访了京A精酿的两位创始人,发现他们相识和创业的经历,跟北京摇滚老炮儿们一样传奇。

或许在对京A的态度上,他们也跟北京部分玩摇滚的有着一致的喜爱。

创始人是两位自称老北京儿的国际老友Alex和Kris

Alex出生在美国,Kris出生在加拿大,两个老外在2000年来到北京后,却最终选择在中国创业。在酿酒之前,他们都是跨国公司的高级白领。

而之所以把品牌定为“京A”,是因为创始人就曾拥有过京A牌照,他们跟新老摇滚骑士们想的一样:“京A”这个名字就代表北京那个充满激情的年代,汽车都是新鲜事物的年代,一切欣欣向荣的年代...就像今天的京A精酿啤酒。

早期创始人Kris就开着一辆蛋型自行车走街串巷卖啤酒,但这辆蛋车挂上了京A牌照就仿佛有了一种精神魔力,短时间内京A精酿酒就火遍了京城。

且据我探究,除了京A车牌的加持,京A精酿的火爆还有更深的缘由,因为两位创始人对精酿啤酒有着老炮儿一样的胸怀开阔、审美挑剔与品质坚持。

他们通过与国内外顶尖或新兴酒厂的交流合作、不断革新技术与创意,甚至根据季节和原材料,每月都会推出限量版的创新啤酒。

这恰恰也是两位创始人发起八乘八合酿计划的动机:一方面,分组合分时段的十六家酒厂合酿,意味着更多风格迥异的产品与口味,可以尽可能的让消费者在一次节日内了解、品尝到不同的精酿啤酒,树立起对中国精酿的兴趣;另一方面,以酒会友的交流合作,也有助于完善国内精酿酒厂的眼界和技术,拔高中国精酿在国际精酿产业中的整体品牌形象。

而京A在八乘八合酿计划和中国精酿行业中无疑都是一只领头羊,京A老炮儿从不搞酒香巷子深那套,他们坚持每年通过八乘八计划把行业市场蛋糕做大,引领先进方向,大家都有饭吃,才能让国产精酿行业持续创新发展。

所以,京A精酿当然能让众多独立自由、勇于探索与创新的人们为它疯狂。

对京A精酿狂热的人们

不管是摇滚乐还是摩托车,不管你是老炮儿还是New Blood,我们都是时代奔涌的酒花,酒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来现场干一杯吧!朋友...

对京A精酿狂热的人们

不管是摇滚乐还是摩托车,不管你是老炮儿还是New Blood,我们都是时代奔涌的酒花,酒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现在点击在看并评论,我们将抽取15个精彩评论,送出本次“八乘八合酿计划”啤酒节的单场次免费体验名额,你可以随意选择其中一场进行体验。

⏬⏬⏬

设计/视觉 YULI

上一篇:莱森:什么是“普莱曼斯”和“法森清亮”?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