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之夜:最美“星月童话”12日“点亮”仲夏之夜

董乐器 2021-07-12 18:00:17

海报制作仲夏之夜:冯娟

仲夏之夜:最美“星月童话”12日“点亮”仲夏之夜

新华社天津6月10日电(记者周润健)最美“星月童话”又要登场啦仲夏之夜!天文科普专家介绍,6月12日傍晚,“金星合月”美丽天象将现身天宇。届时如果天气晴好,公众面向西北方低空,凭借肉眼就可欣赏到明亮金星与蛾眉弯月近距离相依相伴的浪漫一幕。

仲夏之夜:最美“星月童话”12日“点亮”仲夏之夜

被誉为最美“星月童话”的“金星合月”仲夏之夜,有时发生在黎明前,有时出现在黄昏后。作为夜空中最显眼的天体,月亮与金星在视觉上的“亲密一刻”非常值得一观。

仲夏之夜:最美“星月童话”12日“点亮”仲夏之夜

天津市天文学会副理事长李梅丛介绍,进入6月,金星日落时位于西北方低空,亮度约-3.8等,可以观测。仲夏时节,在晚霞的衬托下,有着美神“维纳斯”之称的金星显得风姿绰约,分外妖娆。

仲夏之夜:最美“星月童话”12日“点亮”仲夏之夜

北京市天文爱好者王俊峰2020年5月24日拍摄的金星(呈“小月牙”状)。(王俊峰本人供图)

李梅丛提醒说,12日日落后不久,像反着大写英文字母C的蛾眉月现身低空,精致而优雅。弯月右下方不远处,就是闪着银色光芒的金星。

此时此刻,在落日的余晖中,在晚霞的映衬下,星月相伴,竞放光芒,像是一幅铺展在天边的风景画。由于周围没有其他特别明亮的天体,这幕浪漫动人的“星月童话”清晰度极高,视觉效果非常好。

大约在日落后一个半小时左右,月亮和金星将会双双沉入地平线以下。因此,观看此美景和喜欢天体摄影的朋友,要抓紧时间。

海报制作:方金洋

除了太阳和月亮,一般说来,金星是天空中最亮的天体。金星属内行星,有盈亏现象,有条件的公众用小型望远镜观察它,会发现金星呈“半月”形态,像一颗小月亮一样。

北京市天文爱好者宗海阳2020年1月至4月拍摄的金星云带及相位变化(多张叠加)。(宗海阳本人供图)

李梅丛介绍说,金星被视为地球的“孪生姐妹”,这是因为它们的大小、质量和密度非常接近。这两颗行星如此相似,为什么生命出现在地球上,而没有出现在金星上,这是因为金星上的环境非常恶劣,不适宜生命存在。

“星月童话”12日“点亮”仲夏之夜

【据新华社天津6月10日电】最美“星月童话”又要登场啦!天文科普专家介绍,6月12日傍晚,“金星合月”美丽天象将现身天宇。届时如果天气晴好,公众面向西北方低空,凭借肉眼就可欣赏到明亮金星与蛾眉弯月近距离相依相伴的浪漫一幕。

被誉为最美“星月童话”的“金星合月”,有时发生在黎明前,有时出现在黄昏后。作为夜空中最显眼的天体,月亮与金星在视觉上的“亲密一刻”非常值得一观。

大约在日落后一个半小时左右,月亮和金星将会双双沉入地平线以下。因此,观看此美景和喜欢天体摄影的朋友,要抓紧时间。

除了太阳和月亮,一般说来,金星是天空中最亮的天体。金星属内行星,有盈亏现象,有条件的公众用小型望远镜观察它,会发现金星呈“半月”形态,像一颗小月亮一样。

记者 周润健

来源: 兰州日报

仲夏之夜,邂逅星空下的巨幕

那年在巴黎近郊的科学城看“露天电影”,星空下近20米的巨幅充气屏幕让我难以忘怀。

很长一段时间,露天电影对我来说是一个属于父辈的符号,是他们记忆的一部分,或者是一些没有影院地区用来娱乐的变通方式。很长一段时间,我定义的“看电影”就是正经来到电影院,窝在一个黑魆魆的屋子里,望着那奔涌流向眼前的光影构成的世界。

细想起来,如今我这对于电影院的热爱,可以追溯至十多年前在巴黎学习的经历。法国影院票价不贵,学生票更是只要3欧元。随着实习后,我搬到了靠近铁塔的7区,风格各异排片丰富的不同影院让我渐渐养成了每周和邻居去繁华香街看电影的习惯:周末晚上,吃过晚饭,一路散步穿过蒙田街,喝杯咖啡等电影开场,待结束再乘着夜色,穿过洒满银色月辉的塞纳河回到左岸的租屋。电影,就成了在那时网络不太发达的时代里,租屋里没有电视机的我,了解当地文化的一个万花筒。

在巴黎的第二个夏天,接到一个朋友的邀请,一起去巴黎近郊,位于东北部的维莱特科学城看露天电影。父辈的露天电影我没看过,既然戏称“洋插队”看看当地的露天电影倒也是有趣,便和朋友在夏末的傍晚,一起出发。

在科学城而不是偏南部的大学城或者拉丁区放“露天电影”,还真是有些道理。那个将近20米的巨幅充气屏幕竖立在眼前的时候,给我巨大的视觉冲击——不曾想过一个画面,在夏夜的天幕下,能放到如此巨大,而渺小的我们躺在沙滩椅上,望着漫天星斗和星空下的银幕,一时间倒不是被电影,而是被这奇妙的感受吸引住了。

我们爱电影什么呢?除了爱那些悲欢离合的银幕故事,更是那种观摩时的心情——如今我重新提笔回忆的时候,还是如此地真切。当时的故事我早就记不清了,但那天夏夜微微晚风吹来的感觉却不曾淡忘……直到将近9点左右,气温已经凉了下来,朋友帮我也借了毛毯,我们就这么裹着毛毯,头顶天穹,看着银幕上闪烁的巨大的人影……真耶?梦耶?

那些在巨幕露天电影前感受电影的那一刻,或者是那些在机场停机坪、游泳池里的小舢板上感受电影的时刻,像是与电影本身形成了双重的魔力,让每多了解她一些的我们,被攫取走更多一些热爱:对于幻影的热爱,对于超脱幻象的真实的热爱——不仅是那些故事所传达的某种真,更是那一刻镌刻在了你的脑海里,哪怕在往后的那些岁月里,你记不得是几年前某个周六下午三点的自己在做些什么,但是你却能清晰地想起曾经有这样一个时刻,你感受过什么,仿佛那样一个时刻的你,让记忆像被松脂包裹形成琥珀一样,被收藏起来,供后来的自己独自体味赏玩。

这些年,随着全国屏幕数的激增,越来越多优美华丽的影院出现在日常生活的半径里。相反,那种呼吸着自然空气,在夜幕下看电影的感觉似乎渐渐远去,抑或是我以为这样的形式已经完全退出了历史舞台。偏巧,2018年夏,我因着出差去北京,正好与曾经一同在巴黎学联的老朋友聚会,地点在方家胡同的某个院子。

方正的小院子,屋舍俨然,尤其醒目的是支在院中央的一块电子屏——虽然体积比维莱特科学城的小了不少,但因为是彩色LED屏,所以画面与音效都很到位,而最妙的,放映的恰是部分重要场景拍摄于北京的《末代皇帝》。在这燥热的夏夜,有什么比冰凉的啤酒,喷香的烧烤,生龙活虎的烟火气更适合一部露天电影的呢?

后一年的夏天,我刚要开始遗憾上海找不到露天电影的时候,一个好消息在沪上爱影人士间不胫而走:原是那梧桐树影深处,有人已悄悄支起了白幕,在仲夏,带来海派感十足的露天电影——时过境迁,里弄渐少,那些每户人家从家里搬出小凳子,摇着蒲扇,在昏黄的路灯深处,和里弄里的邻居们一起看露天电影的时光似乎又一次被唤醒,在每个周末的晚上。直到秋意渐渐爬上枝头,定下又一年的聚首。

这一次没想到,新冠肆虐的2020,有露天电影的夏天依旧如约而至!虽然这一次,人坐在场内距离变大了,场次人数变少了。但在这一方小院里,坐在主办方准备的小凳子上,摇着扇子,有影人分享电影,有树上的蝉不知疲倦地叫“知了、知了”,偶尔也会有些像青蛙之类的叫声,就在这自然的和鸣中,看一部消夏电影,小孩的手上可能有根复古的盐水棒冰……上海的夏夜,可不还是这样的迷人么?(马圣楠)

来源:新民晚报

上一篇:冲锋号军号:跨越时空的军号声:不仅是指令,还象征着精神
下一篇: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顶部